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的阿富汗战略:进退自如还是进退维谷?

随着西方阿富汗战略面临改变,作为阿富汗最大邻国的中国在西方改变后的战略中会不会,会占有什么地位;假如中国在安全政策上介入阿富汗事务,中国地缘战略智囊又都在做着什么样的推演。这些问题,从2009年11月末到现在,逐渐成为中国国内公开讨论的热点话题。

default

胡锦涛和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胡与梅德韦杰夫之间)在俄罗斯叶卡特琳娜堡上合组织峰会期间

最早提出中国从战略乃至军事行动上介入阿富汗局势的,据香港南华早报称是美国国务卿克林顿。这位美国女外长就任伊始,首次访华时就提出了三个不同方案。要么中国以巴基斯坦军方加大力度,打击塔利班为条件,向巴基斯坦进一步提高军事援助水准;要么中国出于保护自己在阿富汗的利益,直接介入阿富汗比如说警察部队的行动;要么中国开放自己与阿富汗接壤的所谓瓦罕走廊,方便美国乃至北约军队补给。

克林顿建议的核心是:中国应该军事介入阿富汗。但在德国科学与政治基金会亚洲问题专家贝尔格(Bernt Berger)看来,北京的顾虑,首先是来自中国全球战略的定位。贝尔格说:"我认为中国政府很看重不把自己的安全乃至军事利益和美国联系起来。具体地说:尤其在阿富汗问题上,北京不愿意显示出自己和美国或北约有着相同或者相关的安全利益。北约在阿富汗有着军事存在。这是中国顾虑的最主要因素。"

事实上,整个2009年一年中,中国官方媒体对于中美讨论在阿富汗问题上进行安全合作,几乎始终保持缄默。克林顿所提三个方案,一直到11月底,没有一字见诸报端。之所以如此,在西方舆论看来,和发生与2009年五月的乌鲁木齐骚乱有着直接关系。尽管始终没有可靠证据,但中国官方始终把在维吾尔族人中有一定影响的东土耳其斯坦独立运动和活跃于阿富汗的塔利班联系在一起。具体到开放瓦罕走廊,新疆社会科学院中亚所所长潘志平强调:中国新疆边防现在最需要防范的就是境外国际恐怖组织和新疆民族分裂势力结合在一起,把国际恐怖势力阻挡在国境外,怎么能主动成为国际恐怖组织仇恨的靶子!

迄今为止,这是见诸中国媒体和互联网上反对中国军事介入阿富汗最常见的理由。但在德国科学与政治基金会的贝尔格先生看来,问题似乎没有那么简单,"自从巴基斯坦安全部队通过轰炸,炸死了东土耳其斯坦独立运动的一些重要头面人物之后,塔利班与维吾尔族人之间的直接联系削弱了许多。中国乌鲁木齐事件之后所面临的更大问题是:盖达组织正在利用这个事件,试图把新疆问题变成全世界伊斯兰问题。在新疆本地,这样的气氛却并不浓烈。但中国无论如何不能无视这个问题。因为一旦盖达组织动员成功,新疆问题成为全球伊斯兰关注的焦点,中国无论在北非还是在阿富汗,其利益会在全球范围内受到侵害。"

从来自军方,比如说中国国防大学教授王宝付的分析上看,考虑中国在伊斯兰世界中的利益,目前还没有和中国应该如何对待阿富汗联系在一起。这位中国军方教授指出,目前西方在阿富汗是要转移自己身上的风险及责任。尽管如此,北京显然在和阿富汗瓦罕走廊接壤的地方,进行了布置,来自不同消息来源的信息证实:通往阿富汗瓦罕走廊的中国一侧正在由中国国防部出资,建设战略公路,预计2010年完工。沿瓦罕走廊,中国军队也加强了自己移动通讯的能力。在德国科学与政治基金会亚洲问题专家贝尔格看来,北京这一招棋不是为封闭瓦罕走廊,而是为今后进退安排伏笔。至于北京会如何从安全上保护自己在阿富汗的利益,贝尔格提出:"我能够想象的是中国第一会用更多私人保安公司来保护具体利益;第二北京会试图建立和阿富汗不同地区宗族首领之间的关系,通过提供发展援助这一类的手法,来争取来自阿富汗社会自身的支持。因为这些宗族和塔利班之间也难分彼此,所以这样做,也有争取塔利班的意思在里面。"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这些分析,都不说明北京已经放弃克林顿提出的直接军事介入的选项。恰恰相反,2010年年初,首先提出中国应该考虑华盛顿建议的,是在中国各大城市都能接收到的香港凤凰台军事评论员何亮亮。他认为在中国掌控瓦罕走廊的前提下美国和北约可以借道。这样北京进退自如:美国战胜塔利班,瓦罕走廊可以成为阿富汗重建的主要通道,中国可扩大在阿富汗的获益;美军不胜退出阿富汗,中国可以立即关闭通道,防止难民和武装分子进入中国。在中国军界颇有影响的中国空军上校戴旭甚至提出:中国必须适时地介入巴基斯坦局势,否则一旦让美国巩固了自己的所谓C形包围圈,北京在全球的军事崛起,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作者:一通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