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梦工厂 | 评论分析 | DW | 21.02.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中国的梦工厂

中国在本届柏林电影节上的成就让北京官员们的心凉了半截。德国之声专栏作家泽林认为,中国领导层更希望本土的国际大制作电影能够和好莱坞大片一决上下。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今年二月在柏林电影节上的表现的可圈可点。虽然以前也有许多中国电影能够时不时的抱得金熊归,但评审团还从来没有一口气把3个奖项颁发给中国。中国政府原本应该是傲气十足,民众原本应该热烈欢迎电影英雄凯旋。但电影节结束后的一周内,并没有发生什么。

官方媒体和社交媒体网络对此都反映平平,而这其中的原因各不相同。网络上的反映并不热烈,因为这部获奖影片的导演在中国并不出名,他关注的话题也只被很少一部份人关注。就连一个柏林金熊也不能提起他们的好奇心。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因为许多在国外受到好评的东西都会迅速的在中国获得价值。

Berlinale Filmstills - Bai Ri Yan Huo NO SOCIAL MEDIA

柏林金银双熊得主《白日焰火》需要面对国内的“冷遇”

而且这个电影的主题其实和生活息息相关。获得最佳影片以及最佳男主角奖的侦探片《白日焰火》(英文名:Black Coal, Thin Ice 黑煤,薄冰)讲述的是一个关于侦破连环杀人案的故事。混合了一个迅速变化社会中的爱、欲望、复仇和性放纵。而导演则忠实于艺术影片的风格。获得最佳摄像奖的是从南京一家按摩院的盲人视角看世界的影片《推拿》。这种拉开距离的、破碎的叙事方式给观众出了许多难题。所以这两部影片都属于电影节上难以消化的"食材"。

期待中国大片

这也能够解释政府为什么难以用这两部电影来稳固爱国情结。从领导层的角度来看,电影的主题和类型都太过关注中国社会的阴暗面。

中国政府希望看到的是,本国电影业能够凭借有着中国视角的大片感动全球观众,创造票房收入。但好莱坞却仍然是这方面绝对权威的大师。就算在中国,好莱坞的电影也比本土电影更能讨好观众。而且,它们受欢迎的程度已经到了政府下硬性规定来限制每年进口好莱坞影片数量的地步。这又激起了中国民众的愤怒。他们为什么不能在电影院的大银幕上看街边的小摊上就能够买来的电影光盘?电影院的运营者们也问,为什么只有制作贩卖盗版盘的人能够靠这些电影赚钱,而拍摄或放映电影的人却不行?2012年,政府不得不做出让步。把每年进口美国影片的数量从原来的20部上调至34部。但中国的电影人对此却又不满意。然而这一做法受到了中国民众以及加利福尼亚各大电影公司的欢迎。

电影业出乎预料的联盟

中国的电影业已经形成了出乎预料的联盟。政府和民众对如何看待柏林金银熊的获奖者已经达成广泛一致。中国的电影人希望,政府能够保护其不受好莱坞的冲击。而观众在一定程度上又和好莱坞形成了抵制政府的联盟,虽然达成这种联盟的双方有完全不同的初衷:观众希望决定自己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好莱坞希望尽可能在中国赚得利润。因为中国现在已经成为全球继美国之后的第二大电影市场。有人估计,中国电影2018年的票房收入就将超过美国如今100亿美元的票房总额。中国方面预测,从2023年开始,中国民众的票房支出将是美国人的一倍。

为了能够在这个市场上立足,好莱坞也不再介意中国政府的审查。各大制片公司老板纷纷减掉了影片中过多的情色内容,或者那些政府高层认为不合适的内容。中国市场如此重要,以致于好莱坞启用了许多中国演员,或者在影片中加入了许多中国大城市的镜头,以求更好的向市场推广影片。

西方技术 中国电影

Wang Jianlin Präsident der Dalian Wanda Group

大连万达总裁王健林力图打造世界第一影市基地

另外一点非常明确的是:北京不会长时间的把硕大的电影市场让给好莱坞。这其中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对于政府来说更重要的是国家和全球性的文化影响力。领导层准备在电影行业也奉行之前在其他行业颇富成效的做法。中国向境外企业开放市场,但条件是必须获得西方技术。德国车商也了解这种做法。虽然他们目前在中国市场正在做一生中最大的一笔生意。但这些合资公司里的中国合伙方当然会借鉴西方的技术,仔细研究改进自己的产品。如今在电影业也是如此。中国沿海城市青岛目前正在修建全世界最大的制片基地。业主是中国私人企业大连万达。自从其掌门人王健林2012年收购了美国最大的院线AMC之后,它就已经跃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院线运营商。

这一中国版好莱坞的核心设施将是一个10000平方米的影棚,以及一个固定的水下摄影棚。从2018年开始,这里将是中国以及境外影片的拍摄地。这样做的结果很明显:好莱坞将来到这里。因为这里更经济,也更便于开发市场。那时中国将认真研究国外电影人的工作方法,并从中学习。

作者简介: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是德国之声的中国特约记者,已经在北京生活了20年。

编译:任琛

责编:万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