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的新“蚁族”

北京大学学者廉思去年出版了《蚁族》一书,引起中国社会对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关注。廉思在书中将"蚁族"定义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毕业生,月收入不足2000元人民币,聚居在城乡结合部或是农村。他们的特点是:高智、弱小、群居。

default

刚毕业的学生成为新的"蚁族"-2008年南京的一次大学毕业生招聘会镜头

23岁的信息专业大学生肖俊(音译)住在位于北京西北地区一个叫"阳光公寓"的住宅楼。在那里,他和另外3名同学一起租了一间20平米的房子。家具很简单:4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一个带淋浴的厕所。房租每个月大约700元人民币。临出门前,他把床上的被子叠整齐,有点不好意思地对记者说:"这儿有一点像家的感觉。"肖俊来自湖北,马上就大学毕业了,4个月来他四处奔走找工作。"个人期望值得降下来,"肖俊说,"我只是千千万万个外地大学生中的一个。"

这两年汉语中又出现一个新名词--"蚁族"。肖俊就属于这新生的一"族"。西方观察家也曾把60年代的中国人称做过"蓝蚂蚁",因为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着装都一致,人都很勤奋忙碌,像一群群蓝色的蚂蚁一样。而"蚁族"这个新概念是北京大学学者廉思在2009年出版的《蚁族》一书中提出来的。他用这个概念指代目前中国一些刚刚毕业没有收入或者收入极低的大学生聚居在城乡结合部或是农村的现象。

1989年天安门学生运动之后,中国的知识阶层收入待遇普遍提高。政府通过这种做法将大学生去政治化。但是根据廉思的估测,现在有几百万年轻人在大城市的边缘地带寻找栖身之地,寻找他们的梦想。

中国的房价像坐了直升机一样一路上涨让"蚁族"的现象迅速出名。随着高校毕业生数量的增加以及就业机会的缺乏,最近几年来中国每年有20%的高校毕业生完成学业之后找不到工作。

"年轻人现在什么都行","阳光公寓"门口一家杂货铺的店主王英(音译)说,"他们就是没钱。"很多年轻人早上上班在路上要花1个多小时的时间挤公共汽车。王英说:"这些年轻人工作很辛苦,政府应该给他们提供更好一些的居住条件。"这栋两层的住宅楼总共有50个房间,楼道被打扫得很干净。房间里被安放了床和桌子等简单家具。暖气也还算足。厕所里安装了洗澡用的热水器。楼道的扶手上挂着一些洗干净的衣服。楼道的墙上还贴着"晚上10点后请保持安静"的字条。

两年来,北京郊区唐家岭很多农民推倒了自己原有的一层高的房子,专门为"蚁族"们盖起特殊的"蚁居"。一层楼变成了二层楼,3000居民变成了60000。无数小吃铺、网吧、服装店和超市像雨后的蘑菇一样,似乎在一夜之间挤满了窄小的村路。

"蚁族"再次引起中国媒体对社会福利结构变迁的激烈争论。华远集团总裁任志强说:"年轻人就该买不起房。"《中国青年报》也在一篇评论中写道,年轻人不应该提太多要求,即便是在农村的工作机会也应该接受。21CN.com发表的一篇文章则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利按照他的梦想生活"。

对中国政府来说,"蚁族"有可能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22岁的网络游戏编程员小刘说:"生活是顺流而下,而我就喜欢逆流而上。"半年前,小刘搬到了这座"阳光公寓",就住在肖俊的楼上,他在床的上方用木板搭了几个架子。桌子上摆放着女朋友的画像。小刘也抱怨上班的路太远,收入太低,住房条件差没法结婚。"不过这里的气氛也不错,"小刘说,"比城里乱点,也自由点。"

作者:Kristin Kupfer / 洪沙

责编:潇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