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中国的“心病”

世界上每三起自杀事件中就有一起发生在中国。轻生者多为涉世不深的青少年。

default

一了百了?

14岁那年的任天辉(音)一向成绩优异,却在一次升学考试中意外败北,与重点中学失之交臂。痛定之下,任天辉想到了自杀。就在他站在屋顶上,纵身俯跃之前的一刻,母亲及时制止了他。但任从此未能走出精神分裂的阴影。

22年过去了。任天辉在北京一家精神病医院里苦捱年月,好转迹象却是丝毫全无。任的母亲曼玉华将儿子的悲剧归罪于过于严苛的教育制度。他说:“学生们的压力太大了。”

苦恼像瘟疫一样蔓延。中国抑郁症及恐惧症患者人数节节攀升。身心稚嫩的青少年首当其冲。据统计,阂患不同程度心理疾病的中学生及大学生比例高达30%之多。

寻根究底,近20多年来中国社会的巨大变革为国民内心的不安与忧患埋下了伏笔。与经济改革接踵而至的是家庭破裂、饭碗不稳以及工作及学业竞争的日益白热化。北京师范大学的心理治疗师姜云(音)说:“以前什么都由国家包了,落在个人肩上的负担很小。如今大多数人只能自己孤军奋战。”

现代化的中国——难道就是要使人疯狂?官方数字显示,中国大约有8300万精神病患者,世界上每三起自杀事件中就有一起发生在中国。自寻短见者的年龄大多介于15岁至34岁之间。

加拿大医生迈克尔·菲利普斯深深为中国的高自杀率感到震惊。他说服卫生部在北京建立了一处自杀研究及预防中心,并自2003年以来,开通了一条咨询热线。菲利普斯说:“我们接到过许许多多的求救电话,年轻人占了多数,其中不少是大学生。”受过专业训练的心理医师平均每月提供2万通电话服务。

迄今为止,中国国内的心理治疗依然极度匮乏。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中国每10万户居民仅拥有1.3位心理医生,大约只占德国的十分之一。全国范围内的儿童心理学医生人数总共不超过150名。

生活在偏僻乡村的8亿农民更是对高尚意义上的心理保健闻所未闻。父母将疯孩子拴在院子里,患痴呆症的老人被锁在棚屋里,这样的现象不在少数。

北京师范大学的心理学专家姜云称,近几年来,心理健康问题逐渐引起社会关注。加拿大医生菲利普斯也证实了这一点,但他同时表示:“目前只有精英阶层才消费得起心理咨询。”

另外,大多数中国人耻于谈论“心病”,菲利普斯的研究中心也从不把“自杀”二字挂在嘴边。鉴于“精神疾病”不被列入医疗保险范畴,患者家属必须自行为昂贵的治疗费用买单。

45岁的心理学工作者姜云表示,“整个社会存在着一种严重的对精神病患者的歧视心态。”大约7年前,临床经验丰富的姜云率先在北京开设了一家精神康复中心。由于条件有限,治疗中心人满为患,一间房间里往往要挤下十五、六张床铺。尽管如此,这家私人诊所的医护环境依然优于许多国有医院。大约两年前,姜云——这位笑口常开的中年女性凭借外国友人的帮助为患者建立了一家“疯狂糕点铺”,专门向德国大使馆学校销售花卷、油条等自制点心。

如今,曼玉华也将现年36岁的任天辉送进了姜云的治疗中心。她说:“我儿子先前住过的国有诊所费用是现在的两倍。却到处都是脏乱差。而在这儿,他至少还有一个自食其力的机会。”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