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国的强政权与弱社会

《新苏黎世报》发表题为“好共产党人就是资本家”的长文,认为中国社会已彻头彻尾地商业化,促进了人们的自私自利和政治冷淡,公民社会的产生被强大的政府系统地扼杀,但这种局面能持续多久仍有疑问。

default

政府强大不等于国家强大

该报记者采访的一位官员曾是赵紫阳时代的改革派,他不同意"现在的中国是一个强大国家"的说法。这位官员说:"中国有强大的政府,但不是强国"。他认为,从绝对数字出发,认为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实体,是一种误导,因为按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衡量,中国依然是倒数的位置。中国不过是一个新工业化国家,仅此而已。他虽然在20多年前没有预料到现在的经济繁荣,但是,让他失望的是,当时的那些政治上的希望却荡然无存。他认为,今天的中国在政治上远远落后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

该文写道,"对于这位官员的看法,作家和政治活动家戴晴几乎百分之百地赞成。……这位有活力的69岁知识分子沉思地说:甚至在蒋介石的国民党政权统治下,政治自由的空间都比现在要多。她认为,温家宝总理呼吁政治改革,不能去认真对待,最高层只是在策略上学会了,'口头上讲政治改革要比不讲在策略上更巧妙。'领导人中没有人愿意真正去改变什么。……中国既不是超级大国也不是强国,要是老百姓没有国家的公民意识,就永远都成不了强国。恰恰是对于还在萌芽状态的这种意识,当局比以往更强有力地、但也更加巧妙地予以扼杀。"

政治禁锢与政治冷淡能否长久?

该文认为,尽管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只有政治似乎停滞不前。像戴晴这样的知识分子、一些开明的官员以及新的中产阶层的人物,他们所希望的对于制度的原则性讨论,是被严加禁止的,要比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事件之前还严。在互联网上传播相应的内容,会被尽一切可能禁止。" 该文说,歌德学院(中国)总院长康·阿克曼(Kahn-Ackermann)觉得,这种政治上的顽固也表明,面对社会的彻底商业化所引发的制度问题,当局有着极大的不知所措。

文章也指出:"但是,对于制度固有的批评,同时也存在一些新的自由空间。与人们的日常生活直接相关的问题,比如教育、环境、社会问题等等,现在也比过去更加公开地讨论和争议。是否会在长期形成公民意识和原则上的政治开放,谁都不知道。较之抽象的社会形态,人们迄今更多的是忠于家庭或者老板。过分的商业化,大大促进了个人的自私自利。只要这种自私自利能够通过经济的增长率得到满足,对于根本性政治变革的渴望就会很小。"

文章最后写道,"可是,前面提到的那位官员并没有失去他在赵紫阳领导下养成的乐观主义。他相信,中国在10年之内将会启动政治上的开放运动。在此之前,中国人在比以往更加多样化和紧张的日常生活中,对待腐败的政权,或许继续无动于衷,或者充其量地不屑一顾,干脆将自己在政治上的忧伤完全压抑。"

摘编:林泉

责编:石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