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古拉格是否剧终? | 媒体看中国 | DW | 11.1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国的古拉格是否剧终?

不久前的中共会议决定废除劳教制度,然而中国延续了半个世纪之久的“古拉格体制”能否就此画上句点?德语媒体认为,对于惨遭折磨和虐待的受害者而言,一切尚未结束。

(德国之声中文网)"……她闭上了眼睛。她又在那里了吗?在北京南部的大兴?在那个不起眼,有窗户却望不出来的楼里?在那个她1年零9个月喘不过气、听不见风声的地方?她又想起了自己尿憋得难受,却不准起来上厕所的那一刻?"

《柏林报》12月11日发表署名文章"中国的古拉格"(Chinas Gulags)。文章在开头再现了曾在劳教所改造近2年的61岁女性叶晶环(音译)的思绪,之后接着写道,针对新推出的废除劳教政策,叶提高了嗓门,"他们要把一切都简单了事!他们所有人--政府、看守,他们必须对这种曾向无数人施加的不公正行为负责"。

文章指出,刑罚在中国也属于国家机密。目前中国有超过1400家监狱,关押人数可能多至400万人。这些监狱也包括300家劳动改造一营,里面有大约5万人。文章还指出,因为有关犯罪和刑罚方面的信息属于国家机密,这些数字仅是推测。把人送进劳教所无需通过法庭,可以直接按照警方的指示实行最多长达4年的监禁。小偷、妓女、吸毒者、法轮功成员和异见人士常被送往改造营受"净化",囚犯们必须夜以继日地进行强迫无偿劳动。

"这就是中国"

画家华涌因2011年在天安门广场进行纪念六四的行为艺术活动而被关进劳教所。华涌在文章中称,他在那里呆了1年零3个月,那期间他挨打、受饿、被关进小黑屋。"华涌想要忘记自己是如何赤裸着身体接受看守搜查,忘记他们是如何抓向他的两腿之间,忘记他们如何踢他。华涌大喘了口气,说'这就是中国'。"

文章称中国的改造营是参照苏联的古拉格系统建立的。而中国还推出了苏联没有的劳教政策。"中共将人看成原材料,可以对其进行社会主义改造。"

China Arbeitslager Umerziehungslager für Frauen

资料图片:江苏句容女子劳教所

针对废除劳教决定,文中的受访者持悲观态度。"北京律师唐吉田称,无论'劳教'这一名称存在与否,政府都将继续关押异见人士。他说,那些法律教育服务中心、改造中心、酒店和医院里的黑监狱怎么处置?政府没有对此表态。"

另外文章分析认为,维持劳动改造系统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经济因素。文章称,尽管按照规定接受改造人员每天工作时间最多不应超过6小时,然而叶晶环等人每天的劳动时间长达13小时,如果干得少了,就得挨饿。文中,叶说"最折磨我的是不能去卫生间"。 "看守曾经对她说,'我把你们当成人对待,而不是狗。人能控制自己的生理需求'。然而她控制不住。"


"中国在土地改革中倒退"

《法兰克福汇报》上周六发表名为"中国在土地改革中倒退"(China rudert bei der Landreform zurück)的文章,分析了购买土地使用权方面的限制对城市化的不利影响。

文章写道,中国政府现在打碎了人们在三中全会改革决定出台后,对于完全开放农村土地市场的希望。文中引用中国农业部部长韩长赋的话,农民不能出售农用土地,对其仅享有生产权。"土地改革中涉及的只是那些既不用于住宅也不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建筑用地。韩长赋说,新政策旨在增加农民不动产方面的收入,而不是在增加城市建设的土地供应量,此外,这也不是吸引城市居民或商业资本来获取土地"。

农村土地问题的法律专家在文中表示,"农业部部长的说法一方面澄清了三中全会的决定,另一方面也是一种倒退。农业部不像其他政府部门那样乐于进行城市建设。他们认为,向第三方出售土地使用权会导致'内部紧张局势',尽管这样的交易可能有利于卖方……"

文章认为,"无论是政府对于城镇化作为主要增长动力的推进,还是三中全会的决定,都因此受到了局限"。

摘编:万方

责编:乐然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

外部链接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