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国的人口普查面临阻力

中国正在进行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口普查,让普查人员气馁的是,他们在城市和乡村都受到无形的抵制;保护隐私的意识在强化,人们担心自己的个人信息会被政府滥用;如何准确地登记流动人口,是普查的最大问题。

default

在人口大国中国做人口普查谈何容易

针对中国正在进行的人口普查,《世界报》写道:"还在人口普查开始之前,老百姓就开始对其私人领域被侵入发牢骚了。自1953年以来,中国经历过5次人口普查。目前的第6次普查被政府称颂为'和平时代的最大的群众动员',老百姓们却在尽可能地逃避。北京政府所面对的是全国公民的拒绝态度,虽然没有组织,但却无处不在。"

保护隐私的意识在强化

报道认为,主要是社会中层抱怨,"他们至少想在自己的家中不受党和政府的干扰。""中国人在人民共和国的头50年里没有权利要求隐私,现在他们坚持争取。在国际大都市上海,自从2003年财产权写入社会主义的宪法之中,这种意识就在扩散。"

该文引用上海《新民晚报》报道说,让普查人员难堪的是,被探访的市民充满不信任,有人"刨根问底地盘问"普查员,有人打电话报警,还有一些人在问卷上签名"无名氏",很多上海市民担心普查是为税务局服务,想"摸清"市民的收入和房产底细。

"中国的地方报纸说,650万普查员到星期三之前要找到4亿个家庭进行调查,在这个普查大军之中,气馁的情绪在很多人那里蔓延。"


报道指出,普查不仅在城市受阻,"在乡村也一样"。当被问到家中小孩人数或在哪个城市可以找到村里的农民工时,农民"就会解开拴狗的链子"。如何统计流动人口,给中国的人口普查员造成了"最大的问题"。"中国劳动部和工会估计,'流动人口'的总数为2.3亿人,这是中国发展成为世界工厂和飞速城市化的结果。人口普查员只得在农民工的工厂住处或建筑工地搜寻。但是,这很困难。互联网上已经在流传一种搞笑说法:'为什么中国的农民工叫流动人口?因为人口普查员一走近,他们马上就流动。'"

信息保护的呼声

该报写道:"在2000年的人口普查时,就有呼声要求也在中国引入数据保护者和数据委托人制度,由他们来监督如何处理信息,以及政府是否遵守诺言在信息被匿名输入电脑后把所有的问卷都销毁。这些要求现在又被重新提出来,但是,很难得到党的赞同,就像呼吁废除户口制度一样。户口制度依然决定着谁在城里享有社会福利权以及子女上学问题。可是,北京第一次向所有违背计划生育政策的家庭作出让步,只要他们登记'非法'子女,就可以将其超生子女合法化,但是必须支付很高的罚金。这在人口普查开始前导致了自首的浪潮和DNA亲子鉴定的兴起。北京当局要求提供亲生父母证明,以排除欺骗。"

该报还写道:"新的人口普查将在2011年4月公布结果,人口家庭等领域的研究者们翘首以待,想知道男女比例失调的趋势是否在继续。作为独生子女政策的可怕后果,它给中国社会打下了烙印。1990年的第四次人口普查表明,失调的比例是111个男孩对100个女孩,2000年的比例则是117个男孩对100个女孩。这些数字的背后是数以百万计的女婴被堕胎。"

编译:林泉

责编:谢菲

(以上内容摘自或节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