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中国独立剧场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成长

在柏林举行的 “迂回中国”艺术节上,有四个来自中国的独立演出团体应邀演出。独立剧场这种表演形式在中国相对年轻,大部分的独立演出团体都属于体制外的艺术团体,所以基本无法获得官方支持。那么独立演出团体的在中国的生存状况如何?

default

夜幕下的柏林市中心勃兰登堡门

6月7日晚,在柏林施普列河河畔的黑伯尔剧场里, 四个中国的独立演出团体的导演和演员向观众们介绍了独立剧团在中国的生存环境和演出情况。这次应邀演出的独体团体为:北京生活舞蹈工作室、北京慧谷戏剧社、北京纸老虎戏剧工作室和上海组合嬲舞团。

由于是独立演出团体,所以他们生存相当艰难。对大多数独立团体来说,演出场地是最头疼的问题。目前只有北京生活舞蹈工作室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在2005年终于拥有自己的演出场地-北京草场地公社,其他几个团体有的拥有固定的排练场地,有的甚至只能在家中、酒吧、公园等地方进行排练。

慧谷戏剧社的导演曹可斐介绍道,由于没有自己的演出场地,只能租用北京人艺等国家剧场,但是高昂的租金让戏剧社本身已捉襟见肘的经费几乎无力承担。戏剧社也曾经尝试与剧院合作进行商业演出,但是剧院出于经济效益考虑,对演出内容和创作做一定限制和干涉,戏剧社无法保持其独立创作的初衷,所以双方最终无缘合作。

对于组合嬲舞团来说,他们在上海生存更是举步维艰。由于上海各大小剧场都隶属于文化局管理,而舞团的资金根本无法支付高昂租金,所以只能在朋友帮助下在非正式场地演出。而且由于税务和许可证等多方面的原因,舞团表演不能卖票,只能进行非盈利性演出,所以表演基本没有收入,整个舞团的运作基本只能靠艺术基金会资助或者导演和演员自筹资金。

对组合嬲来说,相比资金运作上的困难,他们在上海面临更大的问题是缺乏有热情的舞者和演员。目前这些独立演出团体的大部分参与者都是业余爱好者,基本都是非职业艺术家。由于剧团本身就资金困难,所以大部分演员和参与者平时都有自己的工作,只有排练和演出的时候才相聚。而就是靠着这些导演、演员和参与者对剧场艺术的热爱和理想,独立演出团体才能发展和壮大。

相比其他当代艺术形式,剧场表演在中国的发展相对落后,人们对剧场表演这种方式的印象也停留在传统的舞蹈和话剧上。由于各种原因,目前中国的剧场舞台上缺乏多元化的、自由的、独立的、与中国当代社会息息相关的表演。随着近年来频繁的国际交流,中国的剧场艺术创作者们有机会了解世界当代剧场表演的形势,极大的刺激了中国剧场表演的发展。

在多方的支持下,北京草场地公社从2006年启动了“青年编导计划”,鼓励更多的年轻剧场创作者和演员参与剧场表演。此外,草场地公社也致力于支持各类原创剧场表演和国内外交流,并向艺术兴趣爱好者提供各类资料,为中国当代剧场艺术的成长,在理想与现实中奋斗。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