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中国民间机构专家看中国新医改方案

4月6日,中国颁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其中新医改的五项重要任务之一,就是要在2011年前完成中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项目,使中国90%的农民都享有医疗保险。多年从事民间医改研究的北京宝蓝汇医改研究民间机构首席专家李海林先生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让农民享有医疗保险的同时反而更增加了农民的经济负担,中国医改在全民医保的'伪概念'中无法得到彻底改革"。

default

李海林在作演讲

德国之声:在您对中国农民就医条件的调研之后,您为什么说新医改中提出的这个新型农村合作项目,实际上是变相加重了农民的经济负担呢?

李海林:新农合项目本来是政府给农民的一种福利政策,政府的初衷是好的,但在实际运作过程中执行部门的路走偏了。比如原来农民看病,因为他们没有报销这一说,结果医生就给他们开,比如:30块钱的药。但是有了保险之后,新的农村合作药物目录中又有一些急需推广的药品,这样一来农民得到的药方的处方值就明显加大了。结果造成120块钱的处方药,如果报销60%,那农民们还要掏上48元。也就是说农民有保险之后,比原来自己花的30块钱还要多上十几元。这只是感冒发烧这样的小病。如果是大病那农民的经济负担就可想而知了。

另外一个原因,有的地方的'农合项目'只有住院才能报销。但是有些疾病只需要门诊治疗就可以,可有了这个前提之后,造成小病也得住院。因为住院才有报销。但是住院和门诊的费用相差几倍。所以农民本身不太情愿加入这个'农合项目',所以政府就提出给予每人80到120元补贴。

德国之声:但是在中国国家副总理李克强周一的讲话中,他承诺在新医改中不仅是农民,更要让中国13亿人都享有医保,从而解决看病难的问题。可您认为全民医保是个"伪概念"。请问您对全民医保是如何理解的?

李海林:全民医保目前的现状是整个的利用效率比较低。现在医保过程中权力执行的力度差别很大。包括医保的方式、医保的概念都值得探讨。特别是公共保险介入医疗这件事是十分不妥当的。就像您刚才所说的新农合的项目。政府给80元补贴,农民自己付20元。这根本谈不上保险,只能说是一种福利。从基本概念上就存在偏差。

此外,我们也不建议保险只保小手术。从长远来看,我们建议政府要推出保大手术、长疗程这样的项目。因为小病花的钱本来也不多,让每个人都自己支付也是一种公平的体现。

德国之声:那么,您认为大家在医改中最关注的焦点又是什么?

李海林:真正造成社会不和谐的是大手术和长疗程的疾病。即便不是农民,只是工薪阶层,甚至是富裕户,他们遇上了大病需要手术住院和长期治疗,这笔费用他们也承受不了。所以好钢要用到刀刃上。我们所呼吁的全民医保体系不是单纯的保险,而是说国家以福利、救助、捐赠等方式实施。

德国之声:您在民间医改方案中提到,中国官方将缓解看病难、看病贵作为首要任务只是表面现象,不能解决实际问题。那您能否谈谈您提出的三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如何少生病、花好钱、以及政府如何管好事?

李海林 :首先,我要说的就是给医务人员提供很好的培训,让他们了解怎样给群众传达这种健康的生活方式。在如何看好病的方面,政府要解决医生的医疗技术和改善医疗心态这两方面入手。让医生们的合理收入要合法化、灰色收入要阳光化。

至于政府如何花好钱的问题,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国家大笔的投入,还是想办法节约资源。我觉得国家投巨资是没错的,并且投要投到各地方。但是我们在调研中发现有很多医药产品,中间经过的环节太多,这就导致了资源浪费的严重后果。

实际上,中国医药体系的节省潜力是很大的。我算过一笔账,如果物质层面都回归真实价格体系,中国一年能节省3000亿元,那三年下来就节省了9000亿元比中国政府的8500亿元还要多。

德国之声:您刚才提到您并不赞成,中国官方将8500亿元用于乡村医疗补助和医疗机构的建设。您认为资金投入的重点不对,为什么?

李海林 :就像您提到的,如果政府把钱花在以上几方面那就有点遗憾了。因为现在中国的医疗资源的实际情况是,他们并不缺病床、不缺医院、也不缺大型的医疗设备。包括中国CT机的使用率其实很低。另外,连一些偏远地方的急控中心国家早就已经盖好了。但是这些都无法真正解决老百姓就医难、就医贵的问题。

我想关键的问题还在于:医药体系的截流,让医生为病人着想能少花钱就少花钱,能食料就不用药疗。要政事分开、医药分开、盈利分开真正体现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质。

作者:严严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