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中国正在磨砺科技之剑

2006年中国在科研领域的投资赶“日”超“德”,仅次于美国,跃居世界第二。昔日象牙塔变成了高楼鳞次栉比的开发园,教授的名片上多印了经理的头衔,大批“海龟”归国回流。全球格局面临着重新洗牌。

default

“龙”视眈眈

大学扩建

上海交通大学旧貌换新颜,花岗岩铺面的外墙、东西呼应的欧式柱廊外加恢宏气派的“凯旋门”都将过往行人逼出微不足道的“小”。钢筋混凝土建筑烘托不了大学魂,目光冰冷的门卫和遥控镜头监视着入口。学术的殿堂并未散发出多少学术的气氛。

然而,中国似乎正在为颠覆旧日格局、跻身强国之林摩拳擦掌。五年之前,中国还在科研技术投资领域与德国平起平坐,如今,东方之龙已经身价猛涨,轻松击败了原先的老二——日本,落在全球科技大国——美国的身后。

说到底,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本月初公布的这份统计资料不过是一个注脚,数字背后隐藏着一场深具划时代意义的变革。

世界牌局已经重新洗过,中国拈到了一手人人看好的牌。踌躇满志写在每一个天之骄子、每一位大学校长的脸上。例如,上海交大副校长林忠钦就曾立下五年之内将校园面积扩增三倍的豪言壮语。

海龟回流

不过,学术的殿堂终究是为明天而造,中国正在为科技队伍的壮大四下招兵买马。一时之间,“海龟”回流成为热点话题。林副校长举着1600多份发表在世界一流学术期刊上的文章说道:“这是90年代初的五倍。”

中国的崛起绝非捕风捉影。据2004年的统计来看,92万6千名科技工作者站在中国高校实验室或大学讲坛之上。这个数字并不比美国130万的科技大军规模落后太多。在过去的十年里,大批从美国及欧洲归来的学子为中国补充了新鲜血液。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陈宜瑜表示:“现在我们必须完成科研成果从数量型向质量型的转变。”

伴随着中国八十年代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社会转型,中国科研人员一度待遇极低,致使人才大量流失。科研单位精兵简政,裁减了5万名职员,一些研究所被迫关闭或者改建成公司。与此同时,中国建立了科研经费的管理和评估制度,这一套改革还处在不断探索和完善之中。陈宜瑜称,中国为鼓励创新成立了“优秀项目”基金,只有那些在《科学》、《自然》等国际权威杂志上发表文章的科研人员才有申请立项的可能。陈表示,自从实行与绩效挂钩的经费审批制度以来,截至2004年,已经有三分之一的海外学人重新回流。

科技崛起

同国民经济类型一样,中国科研产品目前也集中在简单粗放的低端领域。不过,“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属于“海龟”一族、北京大学医学遗传学中心主任Nanbert Zhong认为:“也许10年、15年,或者20年,我们就可以达到哈佛大学的研究水平。” Zhong先生曾经担任美国纽约州IBR分子遗传诊断实验室主任,他顺应了时代的呼唤,毅然回国效力。他说:“中国丰富的基因库为我提供了理想的研究土壤。”

并不仅仅因为精英学者的加入才使得中国正在演变为一座现代资本主义的金矿。从西门子到微软,世界700多家企业都在中国成立了研究中心。德国研究联合会(DFG)主席Winnacker曾经在北京德中科技中心的落成典礼上致词表示,一旦中国科技崛起,“龙之国无疑又添了风车的动力。”

不过,中国的上升之路也并非坦途。最大的障碍也许来自环境污染,以及影响人口和社会结构的“独生子女”政策。中国政府目前已经有所松动,不再将归国人员的海外出生子女计算在指标之内。

DW.COM

  • 日期 27.12.2006
  • 作者 亚思明编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cLS
  • 日期 27.12.2006
  • 作者 亚思明编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c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