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中国欧盟商会会长谈经合组织中国经济形势报告

迄今为止,经合组织每五年就会在与中国政府部门的合作下推出一份关于中国经济发展形势的报告。报告中会提出一些建议性的意见,其中涉及中国政府所面对的棘手问题。这样的报告在中国决策层中会受到何等的重视?报告中所涉及的数据源是否真实可靠?德国之声记者任琛就上述疑问以及本次报告中内容上的一些问题电话采访了中国欧盟商会会长约尔格·伍德克(Joerg Wuttke)。

default

中国的个人消费每年以6%到8%的速度增长

德国之声:经合组织在其报告中说到,中国政府应该加大对社会保障系统的投资,使得国民能削减这方面的预备储蓄,促进消费。您觉得经合组织是否已经找到了正确的切入点?

伍德克:经合组织确实在报告中指出中国在对教育以及医疗系统的投资力度不够大的问题, 但是这些举措会不会对消费需求产生影响,还有待进一步考证。您知道,中国人现在的消费热情没有减退,而是每年以百分之六到八的速度增长。在中国,促进消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教育、医疗以及其他社会保障系统的投资,从长远意义上讲是肯定能产生很多影响的,但是我不认为这些举措能够直接促进消费增长。经合组织在它们的报告里说了关于政府应该加大对教育以及医疗系统投入的建议,但不是说现在中国人都因为这方面政府做的不够而开始限制消费。经合组织想强调的是政府应该少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并加大投资医疗和教育。

Jörg Wuttke, 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

中国欧盟商会会长伍德克(Joerg Wuttke)。

德国之声:经合组织的报告中也提到了逐步取消户籍制度的建议,这是一个关系到中国亿万民生的事情。您觉得这方面制度上的放开现实吗?

伍德克:中国的户籍制度确实起到了让13亿人尽量留在自己家乡的作用。但是现在这套制度已经显露出来了它实际失效的一面。 中国现在有一点二到一点五亿左右的流动人口,他们大多都来自内陆,移居沿海城市并在那里工作。 但是无论在哪里,他们还是与自己户口所在地的家人保持联系, 家里人可能在当地有地产或者其他什么财产。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不像印度或者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有贫民窟的原因。取消户籍制度会加大人口的流动性,符合中国利益。 温家宝总理也已经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作为未来工作重点之一。城市化其实现在就已经开始了,现在已经有百分之一的乡村居民进入城市。请想象一下,中国等于每年建一个纽约。取消户口制度不是单一的事情,这些流动人口所需要的教育,医疗等体系的建设也必须随之发展。逐步取消户籍制度本身其实是对已经存在于中国社会的人口流通性的承认。

德国之声:经合组织报告中说,中国会在五到七年内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工业生产大国。这意味着什么?

伍德克:推算在中国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中国已经多次超过了一些推算结果。中国会成为世界工厂是一个谁都清楚的事情,只是时间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其中的平衡,它是一个为世界生产产品而造成其他地方产能过剩、失业、工厂关闭的国家呢,还是一个为自己的国民消费不断上升而增加产量的国家? 在这里,人们一直争论的问题是:中国是产能过剩,并导致中国经济的发展以及影响对外贸易,还是现在的生产规模能够按照国民的需求,生产大部分都卖得出去的产品?中国现在正处于这样一个关卡上。在很多领域,政府规划部门意识到了其中生产力过剩的情况。比如像钢铁、水泥、铝、玻璃等制造业,减少其中过剩的生产力会需要一些时间,但是中国会成为世界工厂的这一事实已不容置疑。

德国之声: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这一事实对于德国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伍德克:中国和德国的合作关系非常紧密。相互之间的交流也非常频繁。两国的产品不存在直接竞争的关系,这种情况其实很好,因为德国国民可以从中国巨大的生产规模中直接获益。两国的产品只在一些小范围内有类同的情况,比如一些机械部件以及消费品,比如鞋类。但是总的来说德国的产品对中国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建厂技术、自动化以及化工方面。中国在这些方面的发展肯定会对德国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德国人不应该害怕来自中国的出口潮,而是应该在关注中国的产品越来越具有竞争力这一事实的同时,致力于更加完善自己的产品体系。但是另一个我们要提的就是中国也必须在公平的原则下,生产销售这些产品,比如政府的补贴,低价能源,低价水源对很多工业产品的价格产生的影响是巨大的。

德国之声:您觉得经合组织的报告会在多大程度上受到政府决策层的重视?

伍德克:经合组织是一个参谋性很强的组织。其成员大都是当今的一些发达国家。此组织在出谋划策方面享有盛名,最佳实践(Best Practice)是人们对其工作成果的评价。它试图指出一些国民经济上的、税法上的以及社会制度上的举措对社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是一个蕴藏了许多知识的地方。它的这类报告是与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合作,每五年出一次,发改委对报告的内容仔细斟酌后决定是否允许其发表。让我们自己也感到吃惊的是,发改委对这次报告中的很多东西没有经过任何修改就允许其发表,因为经合组织在报告中也谈到了诸如人民币汇率应该浮动以及其他一些问题。总而言之,我认为经合组织在中国的声誉不错,他们的分析非常专业,所以这份报告也会受到相应的重视。

德国之声:您能就这一重视程度再说一下吗?我们现在可以观察到中国政府在对一些政治问题上的态度日趋强硬,这其中的问题就是,中国政府对这样的报告感兴趣吗?

伍德克:当然感兴趣了,您要知道,经合组织这份报告的数据来源于发改委,发改委先是替其发放了调查问卷,然后经合组织在巴黎的办公室负责对问卷调查结果进行评估,最后给出建议方案。我认为在中国各部中有许多人希望继续推进改革。我现在领导的欧盟商会也于数月前向发表了一份关于我们认为改革速度减缓的报告。在接下来的两年中,我们也知道颁布大规模的改革措施是比较难的,因为中国将于2012年10月份举行政府换届。就像在我们政治体系中一样,那些知道快要下台的官员在换届之前不会有什么改革的热情。我希望世界经济范围内存在的一些压力,比方说针对中国由于长年人民币汇率偏低所积攒的巨大外汇储备,或是中国政府在对医疗体系以及劳保体系长年的投资不足等情况可以(对改革)产生推进作用。在这些方面,经合组织都能站出来说,嗨,你看看,如果这样做,你们的情况会变得更好。最后在中国最高决策层内讨论的总会是,这个国家所走的路会通向何方。经合组织能在这里起到一个良好的模范带头做用,并向中国政府指出很多可行方案。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也做类似的研究。在中国政府中确实有一群人对推动改革充满兴趣。

德国之声:您刚才也谈到经合组织的报告是和中国政府部门共同推出的。那对报告中所涉及的数据以及信息的可靠性,您是怎么看的呢?

伍德克:经合组织首先会提出发表一份研究报告的意向。在这每五年发表一次的周期中,您也能看出来这不是一个经常性的报告。发改委在这里承担了主持工作,比如发放调查问卷等。报告中所涉及数据的质量已经基本上能够反映中国现有的统计水平。当然在中国这样一个复杂的背景下,对如此庞大的数据群,人们可能会不太能够理解数据后面所反映的情况。在很多情况下,就得适当地对一些难以获得或是显示异常的数据给出一个估计值。不仅仅是经合组织,中国特别是在省级层面上,也正在着手应对一些分析上有难度的数据群。通过对这些数据的分析,经合组织才会推出这种基于独立分析的报告。报告撰写完成后,会交到中国政府申请发布。我认识一些参与写这份报告的人,他们告诉我报告的内容在一字都未改的情况下被允许发表,这无疑标志了中国现在有信心,有面对一些棘手问题的勇气。

采访记者:任琛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