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国是最大的泡沫"

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全球战略分析师阿尔伯特•爱德华兹和迪伦•格赖斯在瑞士《伯尔尼日报》专访中指出,中国没有从西方的金融危机中吸取教训,中国的经济已经失控,正在重蹈美国2007年的覆辙,这个泡沫的破灭会是世界经济的最大危险。

A view of the city is seen Thursday, Dec. 22, 2005 in Shanghai, China. China's economy grew by a higher-than-forecast 9.8 percent in 2005, thanks to a startling new survey showing that authorities had underestimated the economy's size, the official Xinhua News Agency on Tuesday, Jan. 3, 2006. (AP Photo/Eugene Hoshiko)

俯视上海

爱德华兹(Albert Edwards)在(5月27日)专访中指出:"中国是最大的泡沫,投资者的预期同可能出现的结果相比过于乐观,对中国的超级周期、中国的大缓和,有着巨大信任,尽管硬着陆的风险极高。这个局面让人想起5、6年前的美国:应该抑制金融和债务诱导的泡沫,使之软着陆,但是这个泡沫已经失控,这是世界经济的一大风险。"

格赖斯( Dylan Grice)也明确表示:"中国几乎没有从西方的惨败中吸取教训,用马虎的货币政策恰恰刺激了投机。中国经济每年的名义增长几乎20%,利息也应该相应达到20%,然而实际利率却是负值。由于资本对外流通的控制,中国人无法将资金转往外国,也不存入银行,因为通货膨胀明显高过存款利息。他们还有什么选择呢?只有购买和倒卖房产。通过负的实际利率所诱导的建筑业繁荣,我们业已在西班牙、爱尔兰和美国看到过。现在中国人在做同样的事,在追逐利润率,这听起来有点耳熟,他们相信不会发生的奇迹。长期而言,我对中国完全乐观,可是我看到,硬着陆以及对有风险的资产的休克疗法的潜力正在形成。"

针对泡沫的成因,爱德华兹说:"由于固定汇率政策,资金滚滚而来,货币储备巨大上升。为了保持对美元的汇率稳定,必须用人民币买美元,为此大量印钞,这是中国式的量化宽松。这些资金泛滥无法通过结扎来阻止,货币供应量增加的一半归因于汇率政策。"

格赖斯说:"全世界都觉得,北京奉行的货币和刺激经济政策比西方决策者的更好。市场参与者相信,中国当局能控制局势,此外会更容易实现其目标,因为他们不受民主程序的制约。

那种以为北京会让人如愿以偿的看法,包含失望的空间。最近的一些措施简直就是开玩笑:一个每年增长20%的经济,只允许6%的名义利率,是可笑的。最近若有公司要提高产品价格,就会面临惩罚,这是经济政策的最低下手段。此外,中国当局显示出某些惊恐的迹象,这对资本主义的繁荣可不是好环境。"

"世界经济的最大危险"

爱德华兹补充说:"中国的局势很严重,老虎一旦出了笼,就很难再将祂捉住。通涨像脱缰的野马,而北京通过减少食品在消费品价格指数中的分量,试图操纵数字。"

他还表示,"如果中国不摆脱与美元的挂钩,就会迫使对汇率重新评价,这对中国的决策者来说是一个大题目。他们在能力和可能性上要比曾经不可一世的美国联邦储备局更节制一些。2006年美国货币发行银行还在否认崩溃的可能性,甚至说泡沫并不存在。今天不是货币发行银行、而是市场显示出过分的信心满怀。……如今每个股票都要与中国相关,为了让投资者一见倾心。"

两位经济学家都认为,"世界经济的最大危险"不在欧元区,而在中国,"中国正在酝酿一个新的美国2007。"

编译: 林泉

责编: 李鱼

(以上内容摘自德语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