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政府反腐“越反越腐”?

中国政府温家宝在最近召开的廉政工作会议上表示,“腐败现象在一些领域仍呈易发多发之势,一些案件触目惊心”。尽管北京方面多年以来着力强调打击腐败,但为何贪腐案金额越来越大,涉及官员级别越来越高?中国腐败根源究竟在何处?

default

从1993年开始,中国政府每年都会召开廉政工作会议,而本届政府任期内也已经进行了四次。近几年,会议中除了公布此前一年的反腐案件查处数量和情况之外,也会对当年的反腐重点做出指示。在今年召开的会议中,"认真治理领导干部以权谋私和渎职侵权问题"成为了首要任务。温家宝在会议上点名指出的几起贪腐大案的主角,不是地方大员(前宁夏自治区副主席李堂堂、前深圳市长许宗衡),就是部级高官(前铁道部长刘志军),或者是大型国企集团负责人(前中国核工业集团总经理康日新、前中国移动通信公司书记张春江)。旨在反腐的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中国问题专家廖燃认为,中国目前确实存在"越反越腐"的现象,中间阶层的腐败虽有所收敛,但是,"现在涉案人员的级别越来越高,金额规模越来越大,以前有个十万、八万已经是'大案要案',现在动辄就是几个亿,几十个亿。核心问题就在于,不管是党的一把手,还是政府的一把手,他们的腐败问题还没能得到根本的解决,这与制度的设计,没有社会和媒体的监督有很大关系。"

近些年,一些中层官员因为被网民揭发而遭到查处的消息不时出现在中国媒体。比如原南京江宁房管局长周久耕因为抽高档烟,佩戴高级手表,明显与其收入不符,而遭网民"人肉搜索",最后获刑11年。因"性爱日记"被公布在网上而"一举成名"的广西钦州烟草专卖局局长韩峰,最后也因受贿而被判刑13年。但是在俨然"独立王国"的一些部级单位和大型国企央企集团中,包括网络在内的公共舆论对于那些"一把手"们就几乎束手无策。比如刘志军所领导的铁道部,不但掌管了全国铁道建设和运输的"生杀大权",甚至还拥有"公检法"机构和教育医疗体系。刘志军身兼部长和党组书记,其权力所及,无人能够制约和监督。北京大学经济系教授夏业良表示,面对这样的"巨贪",媒体和社会等领域的"体制外监督"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作用,"现在整个意识形态上的严控,使得媒体没有办法发出声音,连网络上的声音也经常会被删除,所以无论从体制内还是从体制外反腐败,现在在中国都是无法实施的。作为中央层面的领导人说要惩治地方大员和基层官员的腐败,但这些地方大员和中级官员还不服气呢,他们会认为你们比我们贪腐更厉害,为什么我们搞一点,你们就要治我们,你们搞(腐败),谁来治你们呢?"

中国政府显然也意识到了腐败对于政权的危害。温家宝曾经多次表示,权力过于集中而得不到有效监督,是腐败现象横行的重要原因,并强调腐败不除将"人亡政息",因此必须加强监督制约权力的制度建设。但是,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却进展迟缓,比如民众最为关心的"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目前刚刚走出了第一步,也就是要求官员申报个人收入、财产状况、家庭主要成员包括子女的从业情况,并且接受审查。透明国际组织中国专家廖燃对此表示,这与以前相比已经有了一定的进步,值得肯定,但具体落实仍待观察,"现在出台了一个规则,你实行的细则如何呢?财产公开如果不是对社会大众公开的话,我的意思并不是指让官员把财产收入都放在马路上让人人都能来看,这应该是有一定的级别,有一定的渠道的,官员的隐私还是可以保护。但如果作为领导干部,你财产公布还是不公布,大家根本都不知道的话,你如何保证他的财产确实是他公布的数目。如果没有监督的机制,而且他不公布也没有惩罚的机制,这个'突破'的效应和意义也就大大减少了。"

廖燃进一步表示,中国目前的体制是一党专制,这毋庸置疑,但在反腐问题上,并不是因为目前的政治体制而一定"一事无成"。在某种程度上,法治要比民主更为重要,并举例称,印度、印尼及巴西等国家,都有选举和新闻自由等民主要素,但腐败状况未必比中国要好。而香港和新加坡等地区的经验则显示,法治更为重要。而北京大学夏业良教授则并不认同这一观点,他表示,宪政民主和法制两者之间不可割裂,光有民主制度确实未必能解决腐败问题,"民主只是一个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一定要有许多其他因素,让国家的整个的配套机制能够完善。而中国目前的情况是第一步还是要走的,就是没有宪政民主就没有法治,也就不会有事实上的有效的反腐机制。"

作者:石涛

责编:达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