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国挑战规则

台湾“太阳花”运动将“中国因素”端上台面,香港非暴力抗争是否会触碰“作恶的底线”?WTO规则也面临来自中国的挑战。

(德国之声中文网)台湾中研院社会所副研究员吴介民在《自由时报》发表文章《当太阳的光芒穿透黑箱》认为,马英九“任期内与中国缔结十九项协议,性质皆为国共双边党对党合作的产物,公民社会没有置喙余地,甚至连反对党也插不上手。国共政商集团不但垄断、收割了两岸经济交流的利益,也正在腐蚀台湾的民主根基”。经此一役,北京不得不面对台湾公民力量的崛起,它得心应手的“收买策略”也受到牵制。

吴介民认为,这场运动将催生全新的两岸谈判准则,将“中国因素”端上台面,让台湾社会警觉事态之严重,并进行有意义的讨论与审议;也让国际社会理解进行中的两岸互动模式,在台湾造成的经济和政治弊害。

吴介民说,马英九亟思进行“马习会”,服贸是马赴北京的伴手礼,是国共之间深化“政治互信”的通关密码。占领行动扰乱了国共原先设定的合作议程,破坏马习会的节奏,甚至导致其破局。

法律不能保护台湾

香港《信报》特约评论员练乙铮认为,香港最应细心研究“太阳花学运”的,是特府行会成员。他认为,台湾学生“反服贸事件”,除了众所周知的“中国因素”和国民党团在立法院里的“程序不正义”之外,更牵涉另外两组原因,一是比较显浅的国民党政府官僚主义弊端,一是更深层次的宪法与法律问题。

练乙铮认为,单单是看马政府以那么轻率的官僚态度对待千百万人的终极福祉,亦可明白台湾学生这次占领立法院并非无理。如果再看清楚台湾现存法律与宪政条件里的疏漏,就更加知道,如果马政府不悬崖勒马(或被社会力量喊停),只靠反对党的议会少数,完全不能止住台湾沦于大陆“以经围政”的强大攻势。

由于大陆不承认台湾的国家主权地位,台湾和大陆签订的合约皆不称条约,亦不受国际条约保护。“大陆现在用枪口(飞弹)指着台湾签署的《服贸协议》,如果放在这个国际条约下面看,根本就是非法的,但那有什么办法呢?”既无国际法的保障,台湾与大陆签协议,自必要加倍小心。练乙铮认为,台湾现存的法律,无法提供有效保障,必须予以改进。

非暴力抗争与作恶底线

中共已一再表示,香港未来普选中公民提名有违《基本法》,许多香港法律界人士认为不违《基本法》。时评家李怡在香港《苹果日报》发表评论《非暴力抗争遇到作恶无底线的强权》指,问题是人大常委手握最终诠释权,因此中共说违反就是违反。

李怡说,如果由中共掌控的提名委员会有实质权力,那么普选投票就等于要选民当橡皮图章了。在这种情势下,辞职公投、占中、较为象样的绝食等非暴力抗争,几乎不可避免会陆续发生。

但是,李怡认为,非暴力抗争在过去获得成果,都是由于抗争的对手是文明的、遵守规则的、即使作恶也有底线的强权。他引用大陆网民的话评论甘地取得非暴力反抗争斗胜利时说,“为什么印度人就没有遇上那些完全不要脸的施暴者呢?为甚么他们就没有遇上那些用正规军取代警察,用坦克取代警棍,用‘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取代‘丢尽了英国人的脸’的暴力者呢?”李怡提出,香港现在大概还处于遵守规则和有作恶底线的权力之下,若不力争真普选,在假普选后是23条立法,看到茂名发生的事,你以为中共和港共会有作恶底线吗?

钻WTO的空子

世界贸易组织(WTO)的一个专家组上周裁定,中国对稀土等金属的出口限制具有歧视性,违反了WTO的规则。但它并没有要求中国做出赔偿,因为WTO的赔偿不具备追溯效力。哈佛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伍人英(Mark Wu)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称,事实上,WTO为一些国家提供了暂时违反其规定的护身符。只要违反规定的国家在合理的期限内终结其不合法的政策,就无需担心受到惩罚。

伍人英说,中国已经接二连三地在不同的行业采取这种做法,从半导体到电子支付服务。这种手段一般来说意味着,违反贸易规定的时间要长到足以允许国内的公司建立其市场地位,但同时不会引发WTO的制裁。要解决中国利用贸易规则钻空子的问题,似乎应该要求WTO制定更严厉的赔偿措施。但有追溯效力的赔偿并不一定对美国等其他大国有利。这是因为,它们在WTO中也会败诉。

伍人英认为,依靠WTO来反抗中国的保护主义是必输之计。面对不公平竞争,除了诉讼之外,企业还应该制定综合方案,反抗这样的威胁。政府也是如此。

摘编:张平

责编:洪沙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