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当局首次愿意用钱了结“六四”

时值“六四”22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由死难者亲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在发表的一封公开信中透露,中国公安部曾多次派人与个别死难者亲属家庭接触,表示愿意向他们支付赔偿金。这样的做法对各方意味着什么?

default

1989年6月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往天安门广场的坦克

维权群体"天安门母亲"5月31日发表公开信,透露北京市某区公安部门于2月下旬"两代会"召开的前夕,找到居住在该区的"天安门母亲"群体中的某户难属,进行私下沟通,交换意见,在"六四"血案发生20多年后,第一次提出愿意赔偿受难家属的损失。在这封公开信中,撰写者,也是"天安门母亲"运动的发起人丁子霖呼吁,当局不能只想"用钱来了结"六四"",而是应该在不容亵渎"六四"亡灵,不容损害"六四"难属的人格尊严的前提下与受难者家属群体展开谈话,以"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方式谈"六四"问题。

德国之声从一名"天安门母亲"的成员了解到,中国当局从今年2月份召开"两会"以来,曾经3次与一"六四"受难家庭进行接触,提出愿意在"只针对个人,不针对群体的前提下"对受难家庭给予经济上的补偿。这名成员称,在"天安门母亲"组织内部会议期间得知该受难家属在与中国当局接触的过程中提出赔偿300万元人民币的建议。中国当局对此并未作任何表态。受难家属同时提出,仅仅用钱无法解决问题,中国当局应该派官方代表与多名受难者家属进行谈判。

"天安门母亲"之一徐珏于22年前在学潮中失去了长子吴向东。多年来支持"天安门母亲"群体提出的"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要求。针对中国当局这种只谈钱,不谈其他的做法,徐珏并不认同:"你不给我们讨回公道,光说你要多少钱。难道我们死掉的生命就是可以用钱就抵挡的了吗?难道这不是对死人和对我们亲属活人的一种人格侮辱吗?"

徐珏认为,经济上的补偿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中国当局必须能够承认错误,还"六四"死难者家属一个公道。

鲍彤:用军队镇压老百姓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性质

时值北非阿拉伯国家反独裁的民主运动进展不断,中国当局也加强了对异议以及反政府人士的打压力度。然而就在此时却传来中国政府有意对"六四"死难者家属进行赔偿的消息,在当年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的眼中, 这虽然是一件"好事情",但此事的背后还有更深的意义:"因为过去凡是涉及天安门就是反革命。凡是同情天安门受难者就必须从机关里面清理出去,因为这是一个反革命事件,你不能同情反革命。现在提出补偿, 那就是说,错在政府。"

鲍彤指出,从历史事件中可以看出,中国政府在做了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后从来不会提出补偿的问题。他认为,中国当局愿意考虑赔偿的态度要和当前国际政治中的一件大事共同看待。因为中国驻联合国代表于今年3月17日投弃权票,没有阻碍联合国通过制裁利比亚政府的1973号决议就已经表明,中国政府开始就动用军队镇压人民的行为有所反思。

中国政府多年来将1989年军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武力镇压示威抗议群众的做法称为"果断的正确决定"。鲍彤指出,中国当局表示愿意赔偿的意愿证明当年的这一说法已经不再成立,但比给个别受害家属赔偿更重要的是,政府必须承认当年用军队镇压老百姓是非法的,是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性质的:"能够把这一点肯定下来,我觉得,中国就有希望了。那时,不仅是没有大天安门,而且每个省、每个县、每个市、每个乡都可以从此免于遭受小天安门事件的镇压。"

据徐珏介绍,正如每年"六四"将近一样,中国当局已经派人到她家中提前通知她不许祭奠她死去的儿子,也不许她随意外出。同时,她证实这是1989年以来第一次传来中国当局愿意赔偿"六四"死难家属的消息。徐珏认为,无论出于怎样的动机,这证明了中国政府的某种进步。但是相关的谈判应该在光明正大的环境中举行。政府可以就"天安门母亲"群体提出的"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要求由简入深,逐步解决问题。而赔偿,无疑是这三步中相对最为简单的一步。

作者:馨月

责编:李鱼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