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国当局宽容度决定网络公开讨论的程度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宣布:2011年,中国各部委、各省市区政府将通过发言人回答公民提问,以满足人民对透明度的要求。德国《世界报》认为,从最近中国互联网上揭露的一系列事件来看,官方离透明和真实还差得很远:

default

互联网在中国受到严格控制

"在中国受到严格控制的互联网成了对国内一切官方信息都不信任的大本营。最近,令人发指的丑闻再次引发了网民的愤怒。又有一些奴工问题被揭发出来:一些残疾人被卖到新疆一家工厂做苦工。引发公众愤怒的还有38岁记者孙虹杰死亡的消息。这位新疆记者在地方报纸上报道并抨击了奎屯市拆房黑帮的无法无天行为。

"孙的文章召来了敌人。12月18日凌晨一时,他在回家路上遭到六名打手暴打,昏迷十天后辞世。警方声称,死者与打手有个人恩怨,六人均已被捕。但互联网上数十万人猜测,事件的后台老板是腐败官员。

只要中国政府认为互联网还是排泄失望情绪的阀门,它对自己在互联网上丧失信任还能容忍,但北京也会采用另一套做法。现在互联网上只要有关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和民权人士刘晓波的报道,就会被全面封杀。12月10日颁奖以来,刘晓波成了虚拟世界中不能提及的人物,对消息的封锁也涉及近两个月来因受株连一直处于软禁中的刘晓波的妻子刘霞。"

其它非政治事件能否在网上公开讨论,则完全取决于当局的宽容限度。浙江乐清地区村长钱云会惨死车轮下的照片上传互联网后,点燃了网民的怒火。《南德意志报》介绍了钱云会带领村民反抗地方政府占用农田盖电厂的经过以及上海、太原两地各一名反拆迁市民被打手活活打死的案例后写道:

"北京中央政府知道,这个话题包含了多少能引起社会爆炸的火药。所以,国家媒体本星期在'可疑死亡'标题下也报道孙云会事件。出自同样的原因,积极从事社会活动的社学学者于建嵘也获准进行独立调查。互联网上尽管批评政府的评论一再被检查部门删除,但至少半个中国都在讨论这件事。

"象城市郊区拔地而起的新建筑一样,那些有权的党的干部拥有快速晋升的机遇,多年来,他们不过问调查和抗争。不久前,一名叫陈小平的党官质问社会学家于建嵘:'没有我们官员拆房子,你们知识分子吃什么?'这种发展观具有很大震撼力,但它只是问题的一面,另一面则是腐败。

中国的干部不对拆迁时使用极端暴力进行调查,反而始终站在大肆行贿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一边。只有当太无耻的官老爷因贪婪过度栽倒时,中国党内职务带来的巨大利益有时才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报摘:汇文

责编:洪沙

以上文字摘自或编译自其它媒体,不必然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