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中国式英语中国式幽默

为了奥运,整个北京都在学习外语,特别是英语。35岁以下的公交售票员被要求通过英语口语等级考试,能够用流利的英语报站名;110报警电话前线警员2008年前必须能听懂外语求助;北京市政府还组织编译了一份长达100多页的中英文对照菜单。北京市民讲外语活动组委会现在负责检查公共场所所有的英语标识是否翻译得规范。

default

很多年来,中国不少地方的公共场所标识翻译成的英文都让英语国家来的游客或是感到莫名其妙,或是感到古怪好笑。无论城市大小,开放程度高低,很多带有英文翻译的标识牌在树立之前没有请专门从事英语研究工作的人员或者是母语为英语的人进行错误检查。这些部门常常责令一些完全不懂英语或者是英语程度很低的工作人员对照字典将汉语的内容直接“翻译”成英语。这种汉语式的英语被称为“chinglish”。在这种情况下,这些标牌上的“错误”可称得上是千奇百怪了。有些涉嫌“人身歧视”,比如说,残疾人专用厕所门外悬挂的牌子上写着“Deformed Man Toiled”。直接翻译过来就成了“畸形人厕所”。还有的看起来很好笑。比如说,可回收利用垃圾箱和不可回收利用垃圾箱上标注的英文是“No Recovery Box”、“Recovery Box”,意思就是“不可复原的箱子”和“可复原的箱子”。

筹备举办2008年奥运会是提高北京国际都市地位的好机会。在这座文化名城的大街小巷如果出现这种古怪好笑的英语标识会让北京感到很丢脸。2006年,北京市政府组建了规范公共场所英语标识工作小组,专门负责整治更换公共场所英语标识设施。所有的更换工作计划到2007年底在全北京市完成。

Chinglish

一些在中国生活或者对中国认识了解比较多的外国人热衷于四处寻找拍摄这些好笑的英文翻译,并且制作登载这些图片的专门博客和网站。有一个叫纪韶融的德国年轻人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2000年他到上海留学,第一次看到这些幽默滑稽的中式英语翻译。从那时候开始他在中国各地搜集各种被他称为“中国式的幽默”,并在个人博客“chinglish.de”上展示这些幽默段子。在他看来,“中国式的幽默”刚好体现了中国的特色。“有些翻译不能说是错的,只不过那些是从中文到英文一个字一个字对照着翻译过来的,英语里不这样说。” 纪韶融解释道。

北京市政府规范公共场所英语标识的工作逐渐将这些中式英语清除干净,纪韶融的博客可能会慢慢变成chinglish的博物馆。最近他的chinglish.de点击量急剧上升。“不少中国人看了我的网页。有些人很生气,他们留言指责我这样做是为了笑话中国人,” 纪韶融听起来很无奈,“我可以理解他们。但是我并不是笑话中国人。这些就像是老照片,记录历史,记录一个时代。这是一种娱乐一种消遣。我知道,让中国人明白这个道理还有点难。”

Chinglish

规范公共场所英语标识在纪韶融看来是件很遗憾的事,但是多数中国人的看法是相反的。在北京一家新闻媒体工作的北京人赵雨就认为这项工作很必要。她说:“这些错误的翻译是挺好笑,但是这种错误的标识长年累月地被挂在大街小巷醒目之处就更好笑。这种洋泾浜式的英语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这种在被逐渐清除的中国式英语在中国的网站特别是论坛上出现的频率很高,但是其中不少都带有搞笑的成分,有些甚至已经成为“经典”,“流传”很广。比如说,成语“英年早逝”被逐字翻译成“Handsome Year, Morning Die”,毛泽东的题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英语翻成“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词源学家考证英语中的常用问候语“long time no see” (好久不见)就来自中式英语翻译。也许有一天“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也会成为标准英语。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