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中国小裁缝在罗马尼亚

读过『巴尔扎克和中国小裁缝』的人,一定对故事里的热爱西方文学经典的小裁缝难以忘怀。最终她去向成谜,而德国之声记者施蒂芬内斯库的新发现是,她去了罗马尼亚。

default

罗马尼亚政府办公地

巴考(Bacau)是罗马尼亚东北部的一座城市。男人女人大多去了西班牙或者西欧的什么地方,为那里的建筑工地或者草莓田辛勤劳作。由于劳动力缺乏,当地工厂招聘了大批来自中国的缝纫女工。

“我多半星期天中午会遇到她们,中国来的女工三三两两地牵着手走路。她们来这里时间不短了,报纸采访过,电视也报道过。我们这儿的居民早已经习惯了。”当地人劳拉说。劳拉只知道,缝纫女工们的心愿是早点存够了钱回家。她们工作和生活完全以厂区为中心,很少离开工厂的院墙,哪怕是去附近市场上购买生活必需品。

外界的好奇心要得到满足是不容易的。索林.尼科拉斯库是这间制衣公司的老板,对于有记者采访,他有些不悦。“好了,等下一批女工来了再说吧。”目前有120位中国缝纫工在该厂工作,尼科拉斯库说下一批从中国输入的女工达到500名。年初的时候,人数更多,但是由于中国劳务中介机构不能兑现允诺的待遇,女工们手持餐厅里的刀叉集体罢工,要求提高工资。结果是罢工者被遣回国。

科娜丽亚.巴布是巴考劳动局负责人,“为了完成大量订单,工厂老板希望尽可能多地招募员工。为了解决工厂危机,他们一年来不断在劳动部门奔走。中国恐怕是唯一能够提供这么多劳动力的国家。女工们在罗马尼亚每月净收入300到400欧元,比在家乡情况好。”劳务输入的过程由意大利一家中介机构完成,中、意、罗合作,十分全球化。

按照罗马尼亚劳动法,外国人要获得当地劳动和居留许可,收入须至少达到该国最低工资的三倍。这一水平对罗马尼亚人来说本来是无可挑剔的,但是当地人极不乐于长时间坐在缝纫机前埋头工作,哪怕没有失业金。中国女工还有个优点,她们对待工作非常专注。没有拖家带口,不必为家务和子女操心。工作效率提升,工厂也乐于多付些工资,这样姑娘们能够早点存够钱离开这里。

白彬是众多漂在罗马尼亚的中国人中的一个,他的职业不是制衣厂的缝纫工,而是中餐馆厨师。“我来这儿四年了,这儿不错,但中国才是我的家,有一天我会回去。虽然这里生活着不少中国人,但是彼此联系却不多,都忙着自己的工作吧。我反而认识更多罗马尼亚人。”26岁的小伙和一位罗马尼亚姑娘相爱了。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