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国官方信息审查力不从心

中国网警戒备森严,但中国的博客们仍然不停地冲击政府设置的防火墙。《柏林日报》把这些批评人士称为"互联网审查墙上的啄木鸟",他们的文章"把政府逼到了守势地位"。该报介绍了广西来宾原烟草局局长韩峰的"香艳日记"在网上刊登引发公众对党的干部辛辣讽刺和无比愤怒后写道:

default

中国网民数量庞大

"有一点可以肯定,在中国广为流行的网络'揭发腐败活动'中,这位53岁的干部是最新反面角色。尽管中国政府使用由审查软件和网警组成的所谓'防火墙',企图控制互联网上的信息流通,但面对炽热的网络社会,这个强迫人们思想一致的机器一再遭到失败。

过去几年,数十起滥用职权的事件在互联网论坛上被揭发出来,其复制传播之快超过了审查官的干预速度。这些丑闻往往激起了很大民愤,使得当局不得不正视、官方媒体不得不予以报道,以免危及自己的可信度。

乐观人士认为,这样的事例证明,在威权统治下的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可以产生民主化的作用。艺术家艾未未说,'中国的网民是世界上最大的非政府组织。'在中国,艾未未在网上批评政府比他的艺术作品更为有名。'中国革命将来肯定来自互联网',艾未未与他志同道合的朋友在谷歌撤出中国后也没有放弃这一希望。"

中国政府难以控制互联网言论

文章接着介绍了美国互联网调研专家麦康瑞女士对中国互联网的一份调查报告,认为谷歌撤出中国大陆后,中国的审查官可以更容易封闭经由香港进入中国的谷歌网页。"尽管如此,今后中国政府也难以控制互联网上的批评言论":

"中国三亿八千四百万网民热烈讨论社会问题、公众愿望和国家前途。她的调查报告发现,当局对于与网络敏感问题打交道十分没把握。她在中国各大网站设立了个人帐户,并在聊天论坛上就腐败和少数民族等棘手问题发表同样文章。

她观察到,各地审查官对这些文章的反应出奇地不同,有的立即删除,有的保留一段时间后删除,有的根本不删除。她的结论是,审查互联网有很大的斟酌处理余地。一名审查官删除的内容,另一名审查官很可能放行。

网警们原则上不想引人注目,他们始终要考虑被审查的文章是否具有引发公众注意力的潜在能量,或者只是作者本人及其少数朋友关注。尽管审查官的人数估计高达数万,但他们无法应对互联网上的海量数据。许多文章被他们发现时,往往为时已晚,链结已被多次复制。国家媒体本来想隐瞒的事,通过博客一下子传播开来。"

摘译:王羊

责编:叶宣

本文摘自或节译自其它媒体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