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官员自杀事件后的重重迷雾

虽然在中国有许多人向往当官,但为此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却很少有人提及。最近一系列官员“自杀”事件曝光,让外界了解到,在中国为官需要一颗强大的心脏。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官媒的消息显示,4月8日上午,

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徐业安被发现在其办公室自杀身亡。

据称,徐身体一直很不好,最近几个月耳鸣,情绪也不太好。至于为何情绪不好,目前尚不清楚原因。

4月9日,也就是浙江奉化市锦屏街道居敬小区29幢居民楼倒塌5天后,锦屏街道建设管理办主任何高波自杀。"京华时报"报道称,何高波老家有个说法:何高波死前不久,被纪检叫去问了一天一夜的话。

之前,重庆前"打黑功臣",渝中区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支队长

周渝于4月4日晚被发现在渝中区一宾馆死亡。

警方对现场勘查后,称周渝系自杀。中国官媒"人民网"援引警方的调查结果报道称,周渝患糖尿病多年,长期注射胰岛素并引发心脏病等多种并发症,近期又查出患有重度肝硬化,情绪低落,曾向同事流露出悲观厌世。

Symbolbild Selbstmord

16个月以来,中国有至少8名官员跳楼自杀(资料图片)

54名官员的非正常死亡

中国官媒新华网4月11日发表报道称,2013年1月1日至2014年4月10日期间,共有54名各级官员非正常死亡。有23人是自杀身亡,占总人数四成有余。其中有8人为跳楼自杀,其他的自杀方式有自缢、烧炭、喝农药等。在自杀原因中,抑郁症等精神疾病被认为是一大诱因。因为抑郁症或疑似因抑郁症而自杀的官员至少有8人。根据公开资料,其中级别最高的是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原总裁白中仁。2014年1月4日,白中仁在家中发生意外,死因至今尚未公开。家属称其患有抑郁症。

中国官媒"人民网"旗下《人民论坛》杂志曾于2009年联合新浪网展开关注干部压力问题的调查。在参与调查的5800多人中,有64.65%的受调查者认为,干部的压力源主要来自"官场潜规则对个人政治前途的压力。"有62.97%的受调查者认为,"淡化官本位意识有助于领导干部自我解压。"56.94%的受调查者则指出,应该以"还权于民",为官员"制度性减压"。

中国官方媒体的这项调查还显示,78.61%的受调查者认为"没什么压力,干部比企业家、白领、农民工等群体压力小得多。但官媒报道称,官员自杀死亡的一个共同诱因就是无法承受压力。甚至许多党政干部调侃地得出了干部的"五死"结论:"没有好胆子得吓死,没有好身板得累死,没有好酒量得喝死,没有好性格得急死,没有好胸怀得气死。"

China Bo Xilai Prozess 25. Oktober 2013

也有官员不选择自杀,上法庭为自己辩护

反腐风和官场"潜规则"让中国官员短命

"人民网"曾援引中共深圳市委党校副教授宋腊梅分析称,干部压力除了工作本身及"发展"的压力外,还来自于"官场潜规则"及中国特色的人际关系。干部开展工作,除了考虑对事,还要考虑对人。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官场潜规则"对于干部升迁更管用。很多同志经常抱怨,人际关系带来的压力甚至超过工作本身带来的压力。

值得关注的是,2013年1月1日以来,中共干部非正常死亡人数第二多的原因是喝酒和意外事故。新华网报道称,2013年7月23日,黑龙江原副省级干部付晓光带领亲属前往镜泊湖风景区旅游。景区所属的黑龙江省东京城林业局党委书记及局长在景区鹿苑岛宾馆公款宴请。第二天,该局党委书记被发现在宾馆房间内死于心脏病。付晓光因此被留党察看一年,由副省级降为正局级。报道还指出,在这段时间内,共有4人系坠楼死亡,但并无公开资料表明他们是自杀、意外还是被杀。

习近平上台后挂起的"反腐风"

,也让许多官员感到"压力山大"。谈到之前备受关注的重庆昔日"打黑英雄"周渝自杀事件时,曾为重庆"涉黑"案件担任代理律师的陈有西向德国之声表示:"官方透出的消息,把周渝之死归于忧郁症,官方也不会承认和打黑有什么直接关系,也不会透露是不是清理腐败、清理打黑当中的内容导致自杀,即使有他们也不会承认。"

北京中国研究中心(Beijing Center for China Studies)学术主任墨儒思(Russell Leigh Moses)在《华尔街日报》博客平台的一篇评论中发问,中国官员需要面对压力的事情不是新闻。但习近平的反腐运动是否给官员施加了过度的压力?这些自杀事件是否由调查腐败的行动所导致,如果是这样,北京方面是否是故意杀鸡儆猴?还是这其中有什么其它的原因?墨儒思认为,中国官方通常将官员自杀的原因归结于抑郁症或精神上的疾病。但揭露其死因过程中缺乏透明度的现实无法证实这些说法的真实性。

作者:任琛

责编:谢菲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