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中国官员否认存在新闻出版审查制度

600余场活动,100余位作家,2000余份已签署的版权合同。在10月17日法兰克福书展中国主宾国闭幕新闻发布会上,这些数字是主宾国所津津乐道的。但记者仍提出书展上所谓的 "两个中国"、审查制度和中国如何看待西方批评的"尖锐问题"。主宾国执委会主任张福海表示,中国不存在新闻出版审查制度。

default

主宾国闭幕新闻发布会

来自土耳其媒体的一名记者问到,在书展上,有官方的中国,也有流亡作家的中国,可他看到双方并未能走到一起,是否有什么原因来解释为什么共同的讨论是不可能的。主宾国执委会主任、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对外交流与合作司司长张福海回答说,他没有权力强迫作家坐在一起:"人都是自由的,是不可强迫的。我们每个人,都依据自己的意愿,作出我们的决定。所以说,我没有权利,去强迫哪个作家和哪个作家坐在一起。这是作家们的自愿。就像今天,我很愿意和你坐在一起来交流,但我管不了别的人。"

中德文化差异随处可见

一名来自基督教通讯社的记者向张福海提问,他如何看待有关中国审查制度的讨论,以及如何看待西方对中国审查制度的批评。张福海首先强调中西方文化的差异:"我有一个很大的感受,此前我其实也说过,德国的枕头非常的好,品质很好,像德国的其它产品一样非常的好。但是呢,我睡不习惯,因为德国的枕头太软。我喜欢中国的枕头,虽然它是用草糠做的,比较硬,有利于我的颈椎。所以,如果你要说中德文化之间的差异,我觉得随处可见。"

Buchmesse Frankfurt 2009

张福海:中国没有新闻出版审查

随后,张福海明确表示,中国不存在新闻出版审查制度,但出版者有道德的自我约束:"你说我是否听到审查制度。我觉得这个事情吧,很有意思。在中国--我不知道你说的其它地方--比方说,一个人犯了罪,警察把他叫过去,审查是什么,那是另外一个问题。那我想跟我工作有关,那就是新闻出版。我可以坦率地告诉你,在中国不存在新闻出版的审查制度。在中国,一部书是否可以出版,一篇文章是否可以发表,由出版社的老总来决定,由报社的老总来决定。我对德国不是很有研究,我想德国可能也是这种情况。因为这些出版社、这些报社的老总们,他们要有两条考虑:第一条,他要考虑市场。第二,他要符合中国的法律。中国是法治国家,跟德国、很多国家都一样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当然,我想,出版家们都还有一个自我约束,就是他们道德的自我约束。这个是由他们自己来秉持的。"

Deutschland Buchmesse Frankfurt 2009 China Stand

记者反映中国代表拒绝接受采访

在此前的发言中,主宾国聘请的公关公司WBCO负责人弗朗克·沃尔施坦再次批评德国"部分公法媒体的错误报道",也就是有关中国代表团成员受到上级要求不得随意接受媒体采访的说法。他表示,书展以来,聚焦中国主宾国活动的德国媒体报道已有5000多条,包括广播、电视和报刊。其中部分是有批评性的,也不乏争议话题。但沃尔施坦说,公法媒体不应传播错误消息。尽管如此,仍有记者反映,在中国展馆希望采访各出版社的中方工作人员代表时,往往会遭到拒绝。

沃尔施坦强调,一方面,中国巨大的市场潜力日益吸引着西方的出版商,另一方面,随着对中国关注的增加,西方对于有关中国的图书的需求也在增加。他认为,无论从宣扬中国文化,还是出版贸易的角度,中国都实现了在书展上主宾国活动的目标。主宾国执委会主席张福海也表示,参加的初衷是向德国和世界介绍中国的文化,中国的作家,希望通过法兰克福书展进行更多的版权贸易,同时也希望能全方位展示中国文化的多样性、包容性。他认为,这些目的应该说都达到了。

作家刘震云、叶延滨也在本次新闻发布会上发言。

Frankfurter Buchmesse 2009 Tibet Abschluss PK

奥地利声援西藏人士

奥地利声援西藏组织到场抗议

会场上,四位来自奥地利萨尔兹堡声援西藏民间组织的代表以静默的方式表示抗议。他们身披雪山狮子旗,手举达赖喇嘛确认的第11世班禅喇嘛更登确吉尼玛儿时的大幅照片,站在会场的一角。其中一位名为卡琳·德蒙特的女士表示,他们希望知道1995年失踪的、当时6岁的更登确吉尼玛及其家人的下落。北京政府不承认更登确吉尼玛的班禅身份,并曾表示已将其"保护起来"。

作者:苗子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