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国女子体操队的娃娃兵

“她们看上去本来应该玩芭比洋娃娃,她们那样瘦小、极其孱弱。她们以体操运动员的脚步匆忙走过时,眼睛闪烁着孩子的目光。 ”法兰克福汇报这样形象地描写了中国体操队的 “娃娃兵”。该报接着写道:

default

"她们来自何方?有哪些经历?承受了多少孤独和痛苦?当这些弱不禁风的女孩子目不转睛地走自己的路时,人们不禁想起了电视中使人看了心疼的中国体校训练场面。看来她们不想说什么,即使想说话,也不允许她们与等候的记者进行任何交谈。主教练陆善真对她们下了这样的命令。

星期三,为了国家荣誉,她们也许将赢得团体金牌,接着是更多的金牌。但北京国家体育馆传出的图象想必不会提高电视收视率,反而会惊动公众。不过公众早已习惯于竞技体操中的儿童疼痛和眼泪。这些声称是十六岁的女孩看上去更像四年级的小学生,她们在体操器械上完成各种动作,这些动作需要多年严格训练,它没有使孩子的身体强壮起来,而是消耗了她们的体力。

看台上发出的欢呼声、国际体操协会的无动于衷以及国际奥委会耸耸肩膀无所作为,这一切表明这些孩子已被全世界遗弃。在世界的睽睽目光之下,没有人保护他们免受身体受剥削,没有人保护他们免受竞技体育体制的危害,为了保护体操女孩,早在1997年,国际奥委会就规定了参加体操比赛的女孩最小年龄为16岁。但互联网上比赛项目中公布的女孩年龄与中国干部们所说的年龄大相径庭,看到这些,每一名观众都会女孩的年龄产生严重的怀疑。

一周前,美联社报道说,中国体操队公布的体操运动员杨依林的年龄很有问题。2006年,中国国家电视台的网页上公布的她的出生日期为1993年8月26日,后来又突然改为1992年。加上视觉印象,人们可以得出结论:中国体操队有一半队员没有达到最低年龄,但她们可以取得最高分数。她们可以像羽毛球一样在空中飞舞,做地面体操时灵活翻转,使那些本来就已小巧苗条的竞赛对手显得笨拙起来。这里,我们欢迎大家来到这一母子体操赛的现场!"

中国有3000至3500所体校,这是培养体育新苗的基地。新德意志报报道了一名七岁就进入体校进行体操训练的中国女运动员的经历。体操训练给她留下的是一身伤痛、没有实现金牌的理想和没有学到的文化知识。现在,她与德国丈夫在北京开了一家旅行社,生意不错。那么,今天中国的体校训练如何?新德意志报引用这位前运动员的叙述继续写道:

"即使今天的条件比以前舒服多了,但是严格的体制一成未变。今天的年轻人仍然像在兵营里一样集中在一起,只为取得体育成就进行单调的训练。只有极少数的人有事故保险,体育生涯结束后,仍然不给他们介绍工作。

在设备方面,中国的重点体校可以与最佳的国际训练中心相媲美,北京什刹海体校就是其中之一,六百名青少年在这里进行八个项目的训练,有装备极好的体育场馆供他们使用。体育医生监督精心制定的训练计划执行的情况。

现在,这里的教师和教练希望他们的弟子能获得许多奖牌。在欢送运动员进入奥运国家队时提出,要保证中国获得奖牌总数第二名,听起来就象是必须履行的义务,实际上就是这样。政治为体育规定了方向,穿上中国国家队的服装,就必须服从这些规定。过去是这样,今天并没有变化。

不过改革和开放给中国的尖端体育和获得成绩的运动员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前景。在体育成绩上攀上顶峰并在国内外获得知名度的运动员,不仅可以获得可观的奖金,还可与赞助商签订广告合同,收取高额的报酬。"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