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国奥运前的人权问题:有进步但是慢

“离奥运越近,批评之声越大,核心是人权问题。尤其非政府组织试图使世界关注这一问题,进而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新苏黎世报以这段话谈到了中国奥运前的人权问题:

default

真的准备好了吗?

“即使许多人感到进展太慢,但中国最近还是有了进步。例如在新闻自由方面,外国记者获得了更大的活动自由。另外,据人权组织报道,自北京选为奥运举办城市后,中国执行的死刑减少了40%。但是按大赦国际的统计,平均每年仍有7500人被处死,包括偷税或拥有毒品在内的七十种罪行都可判处死刑。对中国媒体的控制加强了,未经起诉的囚禁、强行拆迁和劳教增多,这些都是针对奥运和‘清理北京社会’而采取的措施。......

“许多通晓中国的人士认为,非政府组织提出要求,主要是为了在媒体上作秀。他们的理由是,自由化的进程必须从内部形成,全体公民受过更好教育是条件之一,这一过程当然需要时间。”

柏林日报以欧盟提名为“欧洲议会人权奖”得主、为艾滋病患者提供救助的胡佳和曾金燕夫妇为例,说明中国政府在奥运前加强了对民间维权人士的控制和迫害:

“胡佳等人救助艾滋病患者的活动没有获得赞扬,反而受到出卖国家机密的指责。理论上说来,在中国凡是传播官方通讯社没有发表的信息都属于这一违法范畴。与艾滋病疫情相比,北京更怕失去对消息的垄断。胡佳救助艾滋病的活动成了一场与体制的斗争。2002年,警察开始迫害他,他不断受到审问、威胁和刁难。胡佳以中国法律和哈维尔的论点做答复,哈维尔说过:‘让人说真话是一切改革的前提。’2006年2月,他被警察绑架囚禁。他没有受到起诉,却受到要把他扔出窗外的威胁。胡佳坚持不屈,41天后获释,但不久就对他实行了软禁。

“尽管经历了这一切,胡佳对自己国家的未来并不悲观。他认为,中国在今后几年将有巨大变化。他说:‘虽然仍然有很多压迫,但当局已没有论据能对此进行辩解。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警察可以绑架我,但法律上他们手中一无所有,法院也无法对我作出判决。过去,象我这样的人早就永远消失在劳改营中了。’

“胡佳和曾金燕用录像机拍摄了一部他们被软禁地纪录片。他们悄悄地拍摄了监视人员的每天常规程序,这些身着便衣的警察粗俗无比,以游戏和下流行为打发时光。他们乱扔烟头、啤酒瓶和残羹剩饭,搞脏了居住环境,与居民争吵不休。胡佳用他居住的小区‘自由城’把这部电影命名为:‘自由城中的囚徒’。”

本文摘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