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国大学生重新关心政治

中国新一代大学生经历了近二十年的沉默,政治上又开始活跃起来。与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学生的公开抗争不同,今天的大学生力求通过现有体制解决社会问题。“星期日新苏黎世报”报道说:

default

“虽然中国的大学还没有消除1989年学生运动的心灵创伤,直到今天仍然不许对此进行公开讨论,但是当年使学生走上街头的那颗忧国之心没有丝毫改变。不过,大学生不再进行抗争,他们积极参加救助项目。

“例如,北京大学法律系学生成立了工作小组,帮助上访人员撰写揭发地方腐败问题的上告信。据最高法院估计,每年有1400万人次到首都上访。一些师范大学鼓励学生为在城市无权上公立学校的民工子女义务授课。北京政法大学的教授和学生共同成立了一个环境污染受害者法律咨询中心,通过热线电话免费提供法律援助。许多这样的活动得到政府的支持,因为政府从天安门事件中获取了教训,要把对社会问题担忧的大学生纳入自己的轨道。”

在北京热火朝天迎奥运的气氛中,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也出现了批评的声音。这种不满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足以使外界听到。“法兰克福汇报” 从北京对私家汽车的四天限制行驶在驾车族中引发的不满谈到了奥运准备工作中的其它问题:

“因禁止开车而变得神经敏感的北京人对一些其它奥运消息感到恼火。例如有报道说,北京设立了专供奥运期间运动员食用的蔬菜和水果园地,那里的蔬菜和水果没有化学残留物、没有杀虫剂、没有化肥,绝对健康。那么,为什么只有外国人和游客可以享用‘绿色’食品呢?一家北京报纸揭露,全国秘密建了十个严格控制质量的养猪场,以保证猪肉没有任何问题。养猪场与外界隔绝,不使用抗生素,只用中草药,周围环境和水源不得受到污染。这些报道也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对普通市民的食品不做这样的努力呢?

“北京市政府采取的美化措施也在一些地方引起了不满。许多临街的房子外墙要求粉刷一新,作为房主,一些北京人认为,这是干预他们的财产,他们买下了房子,市里就不能下令他们什么时候及如何粉刷外墙。

”许多人现在才明白,随着奥运而来的是种种限制和副作用,而且也许不会仅限于奥运期间。公众开始表达自己的意见,他们不再一切听从上头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