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督徒信仰自由:“变大的笼子” | 文化经纬 | DW | 24.1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中国基督徒信仰自由:“变大的笼子”

据估计,中国有约8000万基督徒,其中大部分人并不属于官方认可的三自爱国教会,而是在地下家庭教会中追求信仰。特别是教会的带领人仍时常受到监控和打压。

(德国之声中文网)1988年,云牧师从"劳改场"获释,第一次见到自己四岁的儿子。四年里,他被当作"反革命"关押起来。1991年,他再次被关进"劳改场"。这次,他的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和"颠覆政府"。1997年,他再次入狱,却奇迹般地成功越狱,并最终辗转来到德国。他的著作《天上人》译成50种语言,是畅销的基督教书籍。

地下家庭教会

云牧师是河南家庭教会的带领人。上世纪五十年代,在中国共产党的倡导下,成立了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和天主教爱国会。所谓"三自"是指自传、自治、自养。这首先是针对来自国外的影响。许多基督徒反对这种政治干预,云牧师也是如此,他回忆说: "起初的中国三自会这些人是什么样的人呢?是共产党、统战部,马列主义是他们的信仰,到教会是他们的职业。"许多像云牧师这样的基督徒成立家庭教会、地下教会,直到今天。由于不受政府承认,没有官方注册,这些家庭教会的地位是非法的。

比如北京守望教会有千余名成员。但2011年以来,该教会成员受到威胁和恐吓。美国对华援助组织的创始人傅希秋表示,守望教会的牧师和长老两年来一直受到软禁。

Bob FU

美国对华援助中心创始人傅希秋

即便官方的三自教会也难于幸免。不久前,河南濮阳南乐县基督教会会长张少杰被抓捕,至今已逾月。据报道,张少杰牧师的律师夏钧本周一(2013年12月23日)在前往南乐的路途中遭到二十余名不明身份者的阻拦,本周二,张少杰牧师所在教会的成员遭殴打。据傅希秋介绍,张少杰曾帮助本教会信徒维权、伸张正义而成为有关部门的眼中钉。在中国目前的大环境下,围绕土地纠纷、腐败和其它不公正现象,教会与政府部门的冲突时有发生。

人数增长

在重重困难下,中国基督徒人数仍不断增长。据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统计,中国约有2300万官方登记的基督教徒。另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一项调查,至少还有4500万家庭教会的基督教徒。

据德国圣奥古斯丁"中国中心"的韦伯(Anton Weber)神父估计,中国天主教徒还有约1200万,其中官方登记的人数与地下教会人数大体持平。中国政府与梵蒂冈没有外交关系,教皇对天主教廷的领导权也不被认可。但韦伯神父指出,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他说,几乎所有中国天主教徒在心中都与教皇有紧密的联系。他们为教皇祷告,不单是地下教会,官方天主教会也是如此。韦伯神父说,以前并非如此,人们一度不允许为教皇祷告。

Symbolbild - Christentum und Christenverfolgung in China

上海一座天主教堂附近

内心的忠诚

不过,即便在今天,公开对教皇表示忠诚,仍可能带来危险。去年,在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主导下,马达钦当选上海教区助理主教。马达钦同时受到罗马教廷认可为上海辅理主教。在中国官方天主教会的晋牧庆典上,马达钦宣布自己不再担任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任何职务。从那之后,他一直处于软禁中。

如若不服从、不听命,会受到恐吓,特别是神父和主教。有些人被监禁多年,有些人被软禁,或者被迫接受"洗脑教育"。特别是地下教会。不久前,河北易县教区主教刘冠东去世。他曾入狱30年,1981年获释后仍受监视。自1997年后隐匿踪迹。韦伯神父介绍说,刘冠东拒绝任何与官方的妥协。这样的命运还有很多。

Hongkonger Bischof Joseph Zen Ze-kiun

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

"笼中鸟"

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曾表示,中国内地教会没有真正的自由。他向媒体表示:"因为自由应该是完整的,要么是有,要么是无。就像笼中的鸟,不管是大笼子还是小笼子,或是非常大的笼子,鸟就是在笼子里,它不是自由的。在中国,基督教教堂是不自由的。"

经济的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一定程度的放松,在有些地方较大规模的基督教活动有时被容忍。但傅希秋认为,从北京的宗教政策上并没有看到实质性的改变。

如今,云牧师生活在法兰克福。他通过互联网与在河南的教会保持着联络。但他还无法回到中国。

作者:苗子

责编:张筠青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