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中国在书展上如何展现自己

法兰克福书展自1976年起设立了主宾国项目。每年书展上都会选择一个不同的国家,重点介绍它的文学和文化。 今年法兰克福书展的主宾国是中国。书展开幕前就已经发生了中方代表团不允许异议人士参加论坛会议的争执。现在这场争执虽然已经平息, 但是围绕作为主宾国中国的讨论仍然十分激烈。中国在本届法兰克福书展上是怎么展现自己的呢。

default

法兰克福书展主任博斯、主宾国委员会张福海和中国女作家等在书展前的新闻会上

中国对于自己的数千年文明史感到骄傲, 对中国人发明了造纸术感到自豪。中国馆许多展柜里摆放的物品,都形象地传递着中国文字发展过程的信息:从刻有文字的甲骨,石头和竹简, 到纸和书的出现,最后是数码时代-使用电脑和移动阅读器材时代的到来。

中国展厅中央的设计和布置由艺术家李继伟完成。只见一张巨大的宣纸悬浮在展厅的半空,地板上造了一汪湖水,投影灯在水面上投下了一滴浓墨。湖水四周立着写有中国文字的木桩。这种现代的表达方式将古老的中国一下子推到了人们的眼前 。李继伟说:“我希望人们看到的中国文化不仅仅是红灯笼。 我希望让大家知道,中国人也懂得现代艺术。”

展会期间常常听到中国人说起“和谐”这个词。 和谐意味着包容对立和矛盾。然而环顾四周看到的却只有排斥。 墙上照片上的作家,显然都是获得中方组委会认可的人。而代表批评声音的作家,比如阎连科或者是廖亦武都未被允许参加此次书展,他们的照片当然也没有出现。书展负责人博斯认为,尽管如此,书展期间仍然会举行各种对话,“我相信,一部分对话会在某些角落里进行。 当然不会在大庭广众的目光下进行,因为双方的立场差异太大。但不管怎样,对话的机会已经有了,比如我就知道,台湾作家和大陆中国的作家在这里进行了交流。我希望从中能够产生一些积极的成果。”

Yan Lianke

作家阎连科未能参与书展

歌德学院中国地区负责人阿克曼,希望展会期间出现激烈的思想碰撞。他已经在中国生活了多年, 他的看法是,德国人不要轻易对中国下结论:,“西方目前对中国的认识在某种程度上是扭曲的,并不符合中国的现实,而且非常表面化。 如果在对话中提出批评,那么我希望双方互相提出批评,而不是仅对其中的一方提出批评。”

本届法兰克福书展上将总共举办450多场关于中国的活动。 其中的一半由中国组委会组织, 另一半由独立机构和出版社组织, 它们也邀请了作家杨炼。杨炼已经在伦敦流亡生活了多年。 他说,他仍然是中国作家。 对中方组委会,也就是中国的最高新闻检查机构,他并没有寄予多少期望,“这个机构只关心意识形态。它关心的是如何让宣传机器继续运转,而根本不是对人负责的决策机构。这个 新闻检查机构是不会有所改变的,它是最难以合作的伙伴。”

但是杨炼坚信,中国会继续开放。 他说,中国每一分钟都在发生着变化,中国政府总有一天会接受这一点,“不论它想不想接受,它必须接受。虽然它想控制,但是控制不了。”

作者:Petra Lambeck /

责编:石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