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中国告别煤炭依赖的艰辛旅程

在利马气候大会前不久,中国首次对降低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做出承诺。为此,中国必须扭转严重依赖煤电的现状。而这,恐怕将是一段漫长而艰辛的旅程。

(德国之声中文网)如今,人口众多的中国已成为二氧化碳排放第一大户,占到全球总排量的30%。二氧化碳是最主要的温室气体,也是全球气候变暖的罪魁祸首。直到不久前,北京都没有表现出想要共同承担对抗气候变化的责任,而将手指向那些靠牺牲环境和气候而富裕起来的老牌工业国家,要求这些国家首先承担起责任--尽管这种要求并非毫无道理,然而这种态度也是2009年哥本哈根全球气候会议失败的原因之一。

在利马气候大会召开前不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1月份北京召开的APEC峰会上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发出一份联合声明,释放出一种新态度的信号:最晚到2030年,中国将降低其二氧化碳排放量,让非化石能源在国家能源消耗中的比重上升至20%。

多快可以摆脱煤炭依赖?

这一声明具有重要意义。毕竟,如果中国无所作为,那么一切气候行动注定失败。一面是美国和欧洲在减排,另一面则是中国迄今为止每年增排5亿吨。"这让中国成为独一无二的全球威胁",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这样写道。

具有决定意义的是:

中国能够以多快的速度、在多大范围内摆脱煤炭依赖

。即使在有能源转型先锋之称的德国,这一计划也无法一蹴而就。截至目前,中国75%发电靠煤炭(在德国,这一数字为44%),而到2035年,中国的用电量的增加幅度将超过70%。

问题是:

中国能够让该国的增长与煤炭消耗及其带来的二氧化碳排放脱钩吗?

"煤炭在中国能源体系的主导地位在未来很长时间里不会动摇",柏林墨卡托研究所的环境专家康拉德(Björn Conrad)在新近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他表示,虽然中国正发展大规模可再生能源,然而告别煤炭仍然需要几十年的努力。

呈现转机

绿色和平的能源专家李硕对于中国成功告别煤炭,持乐观态度。"在2014年的前3个季度,中国煤炭用量下降了1到2个百分点,而经济增长率仍然保持在7%以上",李硕对德国之声说。他表示,这是中国煤炭消耗的绝对值首次回落。

李硕称,这虽然还不是德国模式的能源转型,然而却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转变的开始"。他认为,接下来2016-2020年的五年计划"非常关键"。他估计,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峰值的计划将被写入五年计划--也就是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在2030年前下降。

"中国提前达到其碳排放峰值(开始下降排放量)由很大的空间",这位绿色和平的专家说。 持这种观点还有在利马开会的德国环境部长穆勒(Gerd Müller):"中国已经将环境保护确定为第一要务,因为这也是人们所要求的。我认为,中国人将会比他们现在做出的表态更加雄心勃勃。"

告别煤炭后将如何走?

除了水能,以及尚未得到有效利用的风能、太阳能以外,中国也越来越多使用具有争议的煤炭替代能源:其一就是核能。在福岛核灾难带来的惊恐平息后,北京为将其核电能力到2020年增长3倍、达到150兆瓦开了绿灯。批评人士则担心,对"干净"核能的热情将注定导致核安全问题没得到应有的重视。

China Tianwan Atomkraftwerk im Bau Lianyungang

中国越来越多使用核能

另一种可以替代传统煤炭能源的是煤炭气化。北京如今要开始大力发展这项已经存在几十年的技术,将其使用在大城市的电力和天然气供应等领域,来部分取代传统的燃煤电厂。美中不足的是:这种高耗能技术产生的二氧化碳量比煤炭正常燃烧所产生的还要高,李硕说。另外他表示,这种技术对水的消耗量非常高。这给干旱的中国中部、新疆等地区带来一个难题。

向中国出售这种煤炭气化设备的西门子公司表示,使用最新技术的设备在操作运行时,几乎已经实现了碳中和。然而一名西门子的发言人对德国之声说,那些交付给中国的设备目前还没有实现这一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