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国只有“纸上工会”

维尔迪服务业工会是德国最大的行业工会,该工会的机关报“维尔迪月报”四月版图文并茂地报道了中国民工的无权处境和官办工会麻木不仁的现状:

default

万丈高楼平地起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模式是一种几乎不加掩饰的疯狂资本主义。在中国南方,特别在广东省声名狼藉的珠江三角洲,工人在灾难性的劳动条件下工作,最糟糕的是纯中国私营企业,记者不得进入这些工厂。

中华全国总工会对这些企业几乎完全没有影响力。法律规定,拥有25名以上职工的企业应由职工选举产生工会委员会,但大多数情况下根本不存在。地方监督部门为了使当地具有生产点的吸引力,也宁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么容忍所谓的‘纸上工会’存在,不少这种工会的主席就是经理本人,法定的劳动条件得不到保障。

国家企业也好不了多少。能在合资企业中获得一个人所羡慕的工作岗位就已经很幸运了。一位不愿意提及姓名的外交官说,对这种企业要区别看待,‘简单的标准是,投资商的亚洲血统越多,条件就越恶劣’。在欧洲人的分厂中,出自维护声誉的原因,劳动条件下和工会情况与欧洲本国国内没有什么差别。

这样的变化并没有改变全国总工会的工作方式,即使发生快速转变,中国法律提供的斗争手段也十分有限。1982年,宪法中删除了罢工权,当时的解释是,‘企业属于工人、中国的政治制度消除了无产阶级与企业主之间的问题,所以没有罢工的必要。’但没有明文规定禁止罢工,这样就产生了一个出现自发和地区性罢工的灰色地带。”

早些时候的星期五周刊以“为世界市场做工的奴隶”为标题报道了拉丁美洲和中国工人在外企的劳动状况,文章写道:

“在中国可以找到最守纪律的劳动力,所以佳能、耐克、阿迪达斯、沃尔玛和阿玛尼都把生产迁往广东,中国25%的出口纺织品生产现在掌握在外国人手中,其它行业正在快速跟上。

中国的纺织工人是来自内地农村的移民,他们象住军营一样住在厂区内,住宿费从工资中扣除,每周工作可长达69小时,中国的法定工作时间为44小时,许多女工才35岁就被视为太老而遭到解雇。虽然中国人的劳动纪律无可比拟,但他们也会进行抗争。来自中国的工会积极分子韩东方报道说,意大利沙发工厂德科罗降低工人20%的工资,三名工人找五名经理讨说法,经理们二话不说就把工人打翻在地。官方的全国总工会不干预这样的事件。韩东方的劳动观察在香港帮助中国工人打官司,多次打赢,但这一百次打赢的官司在中国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