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足坛体坛

中国反兴奋剂官员反驳"掩盖"指控

英国《泰晤士报》报道称,在下月奥运会资格赛举行前期,中国游泳队试图掩盖5例兴奋剂检查的结果。而中国反兴奋剂官员则表示,中国做法符合规定,不存在掩盖情节。

(德国之声中文网)《泰晤士报》(Times)声称所掌握的消息来自中国体育圈的一名告密者。据称这位匿名者主动向该报提供了上述信息,并声称有人想要对相关测试结果保密,目的是防止奥运会资格赛举行之前的局势不稳。据称,世界反运动禁药机构(WADA)已经就此展开调查。

同时,中国游泳协会于《泰晤士报》发布消息的当天(3月24日)公布了2015年和2016年至今的兴奋剂检测情况。中国游泳协会声称,在上千例检测中,共发生3例克仑特罗(俗称瘦肉精)阳性和3例氢氯噻嗪(利尿剂)阳性。其中3例克仑特罗都是在赛外检查中被发现。3名运动员分别为海军的赵莹(8月21日接受检测)、王立卓(8月30日接受检测)和天津的安家葆(9月1日接受检测)。

中国泳协:误食的可能性较大

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听证委员会随后召开听证会,分别对安家葆、赵莹和王立卓的陈述进行听证。中国泳协声称,有证据表明,这三名运动员误食含有克仑特罗的肉食品导致检测结果阳性的可能性较大。

另外在2016年1月的赛外检查中,中国某省的三名游泳运动员先后在赛外检查中被查出氢氯噻嗪(利尿剂)阳性后,均声明放弃B瓶检测,但申请召开听证会。因为需要调查取证,听证会时间还未确定。中国泳协声称,根据有关规定,运动员信息和具体案情暂不对外披露。

Kasan Schwimm WM 800 Meter Freestyle Yang Sun

孙杨(右)误服兴奋剂一事也是在确认阳性之后半年才被通报,彼时孙杨已经解禁复出。

对兴奋剂"零容忍"

对于出现以上6例兴奋剂阳性案例,中国游泳协会表示:中国游泳反兴奋剂的态度一贯明确坚决,在逐年加大赛内赛外检查力度的同时,不断加强反兴奋剂的宣传和教育工作,对兴奋剂"零容忍"。以上兴奋剂阳性案例的检测,完全按照《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相关程序进行。中国游泳协会将依照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相关条例,在听证会后,依照条例规定,在做出正式处罚决定后,公布运动员信息和处罚决定。

中国外交部则称,中国游协的表态“已经阐明了中方在反兴奋剂方面的坚定立场”。

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赵健表示,中国的每一例检测结果都会由系统自动上传至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数据库中。他解释说,之所以没有公开其中3名运动员情况,是因为兴奋剂违规处理需要走开启B瓶、调查、召开听证会等一系列程序。他认为,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的做法符合规定,并不存在英国媒体所指摘的“掩盖”情况。

德新社报道称,中国的游泳项目多年来都不得不面对外界质疑。20年前,十几名中国游泳运动员被测出服用过兴奋剂。在随后多年的时间里,中国一度在世界泳坛 上少有建树,但后来又强势回归。中国的奥运会冠军孙杨也曾遭禁赛处罚。受益于禁赛时间短暂,孙杨能够参加去年夏天举行的世界游泳锦标赛。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