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卫生部圣元奶粉调查结论遭质疑

中国卫生部8月15日宣布说,婴儿性早熟、婴儿乳房早期发育同食用奶粉无关,目前市场上抽验的圣元奶粉和其他婴幼儿奶粉激素含量没有异常。对此,中国网民纷纷提出质疑。

default

从安徽阜阳引起大头娃娃症的l劣质奶粉到含有三聚氰胺的三鹿牌有毒奶粉,到今日受到质疑的圣元奶粉-中国儿童的食品安全还能不能得到保障?

从造成大头娃娃的劣质奶粉,到含有三聚氰胺的三鹿奶粉,加之普通老百姓日常生活中的食品安全问题频频曝光,政府部门的公告已无法像过去那样起到安定人心的作用,政府机构的公信力大打折扣。在卫生部公布了有关圣元奶粉的调查结果后,网民们纷纷提出质疑:

"前几年卫生部一再声称三鹿奶粉是优质奶粉,可是结果是害了千万婴儿 !"

"几个月的孩子,除了奶粉其他什麽都不吃,与奶粉无关,是小孩自己的问题了?说没有关联纯属谎言,不管有没有,没人会冒险给宝宝吃这个奶粉。"

"解释也是勉强和充满漏洞的,不然为什么面对以后能不能喝圣元的询问时专家避而不谈,为什么有出事婴儿检验检疫时得到的是申请医师署名空白的检验单,又怎么解释喝圣元奶粉的孩子在不喝一个月之后明显好转呢?"

有一位网民以调侃的方式批评说:

"甲女:你的胸部好丰满哦!好羡慕哦!你好会保养哦! 乙女:哪里哪里,我从小就喝圣元奶粉,赢在起跑线上而已。"

也有网民质疑检测部门同企业之间有所交易,相互勾结:

"不要低估了中国企业的公关能力。在中国,企业的公关力量是很强大的。你看,这次圣元出事以后,中国的专家大部分都是替企业说话的,很少会有专家站出来替消费者说话,基本没有。只有企业才能给这些专家提供利益,消费者是没有人给专家钱的。"

曾经就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发表过一本名为《民以何食为天》长篇报告文学的作者-旅居德国的自由作家周勍接受了本台记者的采访。


针对中国卫生部公布的有关圣元奶粉的调查结论,周勍说:

"这次我也观察了圣元奶粉的取样过程。取样过程极不透明。25份样本只有一份是从一个受害儿童家里取得的,其他样本的来源或者提供者都没有透露。第二,在整个检测过程中没有媒体,除了检测机构和它们相关部门的人以外,没有其他第三者在场。西方统计学有个理论就是, 单一的样本不能作为证据。"

周勍还认为,中国缺少透明的、切实可行的监管措施。他说:"在中国是这样的一个过程。每一个企业同它相关的行政管理部门和业务主管部门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瓜前李下,政府如果想说服老百姓,检测时就应该让更多的机构在场。 在西方非常简单,一个是媒体, 一个是政府负责监管。中国恰恰相反。媒体都在闭嘴,而企业基本上靠钱能够掌控媒体或者政府。"

中国政府虽然多次强调要推进对儿童食品安全的管理规范,但儿童食品的丑闻却接连不断。周勍认为:"频频出事首先同中国的社会结构有关系。中国的GDP是官员升迁的一个最佳渠道。儿童食品一般都是当地比较大的龙头企业。从官员的利益来讲,如果龙头企业出问题他势必会帮着,盖着。另外一个原因是儿童食品添加剂会降低企业家投资的成本。让他的利润更大化。这两点就很容易导致政府和企业勾兑。"

作者:敏芬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