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劳改营"打金"有高招

在中国,监狱同时也是劳改营。有些监狱的所在地往往同时还挂着某某工厂、某某公司的招牌。工人就是劳改营里的犯人,生产的廉价商品不仅在中国市场流通,甚至悄然出口海外。网络时代里,劳改营也"与时俱进",将创收的途径扩大到虚拟世界。

Prisoners wait to be transfered to a newly-built jail with their belongings in Zhoukou in central China's Henan province, 10 April 2010. Over 600 inmates left the old Zhoukou Prison, the largest farm-jail in the province, for the new modern jail. EPA/ZHANG XIAOLI

中国的监狱

一切向钱看

英国《卫报》5月25日发表文章披露,山西鸡西劳改营的犯人被强迫"玩"魔兽世界这样的网络游戏"打金",狱警则拿着犯人在游戏中赢得的点数进行交易,换取现金。文章引用被关押3年、化名"刘大力"的前狱犯的话说,强迫犯人打游戏赚的钱远比强迫犯人进行体力劳动赚的钱多,总共有300个犯人被强迫打游戏,监狱、狱警从中每天可以赚5000-6000元人民币,而犯人拿不到一分钱。

旅德学者王容芬曾因写给毛泽东的一封"退团信"被判无期徒刑并多年在山西第四监狱服刑。对《卫报》文章中描述的犯人被强迫长时间在露天煤矿中切割石头,被强迫打游戏打到双眼看不清东西这样的情况,她并不感到吃惊:

"当年在监狱,也就是劳改营里,白天是做苦工,晚上是学习毛泽东著作,斗资批修,现在倒是随着经济的变化,一切向钱看了。"

监狱腐败愈演愈烈

而这些钱又进了谁的腰包呢?北京律师莫少平说:

"至于监狱里对劳动所得怎么分配,是上缴国库呢,还是监狱有它自身的利益在里面,这我也不是特别清楚。监狱里面或者是劳改营里面劳动的人本身的报酬确实是有的,但是远低于在外面正常工人的报酬。"

中国监狱里劳动所得的分配在中国仍是一个讳莫如深的问题。如同一所所高墙中的监狱,向公众和人权组织紧紧关闭着大门。而监狱的腐败在40多年前物质贫乏、实行国有制的中国就不是一个陌生的话题,在如今商品化的时代更是愈演愈烈。王容芬回忆说:

"在劳改的地方,我是做洗涤剂的,洗涤剂生产过程中要兑酒精。那些狱卒子经常来讨酒精。就是来揩油。他们的家属都到工厂来洗衣服,用开水洗,用工厂的洗涤剂和牙膏洗。即使钱不到他手里,他也是赚不够的,那些人觉悟都很低,很贪婪的。在那种社会情况下还这样,现在经济改了点,更了不得了。"

一些中外商人也利用中国劳改营的商品化和不透明大赚其钱。王容芬说:"我知道有些黑心的西方人到中国去开厂加工,他不是自己去投资开一个厂,而是跟监狱长搞好关系,然后整个是犯人给他们生产。"

据总部设在华盛顿的人权机构劳改基金会今年2月发表的研究报告,中国有100多家劳改工厂在互联网上用英文发布广告,向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市场宣传出口劳改产品;尽管中国法律明文规定禁止出口劳改产品,中国商务部甚至把劳改产品公然列在政府开设的"中国商品网"网站上。

王容芬向记者谈到,40多年前在劳改营里,犯人们是在没有任何劳保设施和劳保条件的情况下做苦工。接触的是强酸,强碱,但没有任何保护设施。而向《卫报》透露鸡西劳改营状况的"刘大力"则谈到,如果完不成工作量,便会遭到体罚和殴打。

据称,"刘大力"2004年因就家乡的贪污问题向中央政府"非法请愿"而被关押3年。他在接受《卫报》采访时用的是化名。王容芬深知其中的原因:"因为这些劳改单位都是保密单位,你出来都得签字画押,不能说里面的情况。"看来,在"保密"的问题上,中国的监狱40年来也没有什么变化。变化最大的无非是更会"打金"。

作者:乐然

责编:叶宣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