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军火:进口出口两不误

中国不仅加强本国的军事力量,而且也在向他国大量出售武器,尤其在亚洲。中国的武器出口量排名如今已上升至全球第四,仅次于德国。世界是否应该因此担忧,专家观点不一。

(德国之声中文网)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周一(3月17日)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印度、中国和巴基斯坦是全球最大的武器进口国。该研究所专家韦泽曼(Pieter Wezeman)却并不认为各国正在进行一场军备竞赛。他说:"虽然扩充军备一定会带来风险,但这一切尚未失控。" 韦泽曼是全球重型武器交易研究报告的主要作者,重型武器包括军舰、潜艇、飞机、坦克和导弹系统。与2004年至2008年相比,印度过去五年的武器购买量增加111%。韦泽曼介绍,如果印度增加其军备预算,巴基斯坦和中国则会纷纷跟进。

中国本年度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宣布

军费开支

将增加超过12%。中国主要从俄罗斯进口武器,然而中国不仅进口越来越多的武器,该国军火工业的出口量也在迅猛增加。

质量越来越好的中国武器

中国武器的竞争力逐渐增强,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缅甸都从中国进口武器。韦泽曼继续介绍:"以前的中国武器只是价格便宜,但质量欠缺,技术上也较为滞后。"现在大有不同:"中国推动其军火工业的现代化进程,大多数专家一致认为,如今的

中国武器

相比从前得到极大的改善。" 韦泽曼在该国军火工业的兴起中看到了一种类似电子产品领域的发展趋势--现在中国或韩国的电子产品在全球范围都较为成功。

Pieter Wezeman

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专家韦泽曼

波恩国际和平与冲突研究所(BICC)的格雷柏(Jan Grebe)则认为,中国军火工业的扩张趋势令人担忧,"因为中国不比欧盟、美国或加拿大,没有严格的监控系统"。格雷柏将中国日益增长的武器出口量视为"中国政府的政治手段",并以中国向缅甸出售武器为例称:"中国肯定会将武器售给那些从其他国家买不到武器的国家。"

潜在的海上冲突

波恩国际和平与冲突研究所定期评估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等机构的报告,而且每年都会发布全球军事化指数。"整个

亚洲大陆

多年来一直都是最大的武器销售市场",格雷柏强调称,并随之列举了越南、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和韩国的军事现代化措施。

他说,尤其在海上,因为界限不明而存在大量尚未解决的领土争端。"问题就是, 这一地区内没有一个合适的能够解决冲突的机构。"他继续说:"这当然就助长了各国不断加强军备的雄心,同时必然增加了潜在的冲突风险,例如当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发生船只相撞事件。"

俄罗斯大力发展军火工业

Jan Grebe

波恩国际和平与冲突研究所(BICC)的格雷柏

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最新报告另外指出。莫斯科也有意推进其军火工业的发展。虽然冷战早已结束,俄罗斯依旧是全球第二大武器出口国,仅次于美国。

然而,对莫斯科而言,此举不仅出于经济考量,也有战略和政治方面的斟酌。韦泽曼分析:"俄罗斯依旧以友情价将武器出售给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国,有时甚至白送。"他举叙利亚为例说明俄罗斯售武具有政治意义:"俄罗斯决定继续以供应武器的方式支持阿萨德,虽然这从经济角度而言没有意义。"

欧洲寻找新市场

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最新数据,法国的军火工业已被中国赶超,过去五年的武器出口量相比之前的五年减少30%。德国的重型武器出口量也减少了24%。主要原因是欧洲国家和北约伙伴国在军备投资上相比从前有所减少。为了弥补在本土市场蒙受的损失,欧洲武器制造商需要在欧洲外寻找新市场。

Deutschland Lieferung von Dolphin U-Booten an Israel

欧洲军火商在欧盟和北约之外出售武器必须征得欧洲国家政府的批准

有钱又有意购买的买主主要是中东国家。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报告称,全球五分之一的武器出口都流向中东。但是向这一地区出口武器对欧洲军火制造商而言并不容易,因为在欧盟和北约之外出售武器有限制:必须征得欧洲国家政府的批准。

格雷柏介绍,多年来,德国政府的武器出口政策都十分严格。但是现在看来有所改变。"最新的交易显示,政府已准备向受到批评的国家供应武器。"他随后列举了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这显示,军火工业寻找新市场的压力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作者: Helle Jeppesen 编译:安静

责编:苗子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