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国仍无新闻自由

奥运之前,中国记者的写作空间有所扩大,但媒体一如既往受到党的控制,中国仍然是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这是“时代周报”记者分别采访了中国官方大报负责人和民间小报编辑后得出的结论:

default

“中国新闻业看起来就像闪闪发光的全息图像。从西方的角度来看,看到的是无处不在的压制。记者无疆界组织说,中国有一百名互联网异议人士仍然被监禁。该组织发起了公布在押人士照片的活动,图中手铐代替了奥运的五色圆环。

“但从另一个角度,即从中国内部的角度来看,即使新京报前编辑王先生及其倔强的同事们也看到某些进步。‘例如外国记者的处境得到了改善,他们现在无需申请就可以到想去的地方旅行’,这是赋予北京奥运举办权的条件之一。但这一新规定到2008年10月为止。......

“监管与控制以另一种形式进行,更为细腻。王先生说,党的宣传部不定期地召见全体总编,通知他们,哪些可以报道,哪些不可以。最近砖窑奴工事件就是一个例子。这一丑闻曾是报纸好几天的重大新闻,直到最高检查部门下令,不许调查新的事件,而应报道成功追查罪犯的情况。大多数总编把这一指令传达给编辑,所以即使每个人头上没有检查官,但他们毫无疑问地感受到了写作自由的界限。王先生说,‘剪刀存在于我们的头脑中’。 ”

但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使中国的新闻检查官日益力不从心。甚至中国信息产业部王副部长也在中央电视台表示,对负面消息采用压制的做法“太幼稚”。明镜周刊写道:

“这一令人吃惊的自我批评源自山西砖窑的奴工事件。在砖窑状况揭发出来后,省政府虽然开始关闭这些企业,但没有通报公众。王副部长说,省政府使自己处于被动局面。

“发送短消息在中国往往成了无法控制的信息流通渠道。2004年的萨斯病危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三天之内‘广东出现致命流感’的短消息发送了一亿两千万次。最近一次发生在数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厦门,市民通过雪崩般的短消息表达了他们对新建化工厂的担忧,从而制止了这一计划的实施。

“官方公布的数字表明,中国每天有五亿人用手机发送十亿条短消息。数量如此之大,所以对许多中国人来说,短消息仍然是相对安全的通讯手段。”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