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国人都是冷酷无情吗?

“与西方不同,在中国发生事故时,显然很少有人会自发救助。一名挎着菜篮子的妇女与一辆小客车相撞后倒在路上,她头上流血、轻声呻吟。十五名过路人围着她,睁大眼睛观看,无动于衷地等待下文。”著名德国驻北京记者泽林在时代周报上描写了这幅在中国常见的场景后问道:“难道中国人都冷酷无情吗?”他的回答是:

default

中国人更喜欢旁观?

“当然不是。与西方相比,中国年轻人对老人、尤其对亲戚的责任感显然大得多。现代中国城市中也是这样,一旦父母有困难,甚至那些看上去前卫不羁的年轻人也会突然变得很有责任意识。这时有很多事要靠自己打理,例如中国的医院大多只提供医疗和住宿,其它所有一切,从订购血浆到打点滴,都要靠病人的亲戚自己操办。

中国人对远房亲戚也有更强的责任感,他们仍然按亲戚类别思考,而我们的亲戚概念早已淡化,因为这种关系的交织已变得漫无头绪。在中国就不一样:中国的大城市之所以没有贫民窟,是因为新到的民工都可以在先到的家乡‘亲戚’那里找到立足之处。”

泽林接着问道,“那么,中国人只对与自己有关系的人才有同情心、而西方的同情心更多针对陌生人吗?”作者认为,四川大地震后,全国民众对灾区的大力支援正好与这样的结论相反。这是因为:

“这首先是民族凝聚力的问题。同样,在中国我们可以明显看到,中国人对自己同胞的同情明显超过对一名非中国人的同情。这种对本民族的纽带情结和责任感,大大高于西方。除了官方宣传直接发挥的作用以外,集体拥有的数千年共同历史也形成了独特的力量。与西方、甚至与美国相比,中国那根看不见的、连接个人与民族之间的红线更短。所以地震在中国更多牵涉到的是民族,而不是个人。由于整个民族的根基受到震撼,所以人们更紧密地站在一起。

如果我们观察一下中国人一方面对民族、另一方面对家庭的纽带情结,我们就可以发现,两者之间有一真空地带。对处于这一中间地带的人群,中国人并没有引人注目的同情心。兴旺发展的中国竞争激烈,进一步加剧了这一状态。看来,中国的警世格言是:在一个一切从头开始、13亿人相互竞争的时代,人不能关心其他人。人的同情心已被畏惧掉队的心理所排挤,没有人愿意为一名陌生人承担风险。在这方面,中国人的同情心更具有达尔文主义的特色。”

本文摘自或节译自其它媒体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