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NRS-Import

中国人民的好朋友穆加贝悬了

上周六,津巴布韦举行了议会和总统大选。计票工作进展缓慢,截至周二中午,只有部分选举结果得以公布。

default

穆加贝还能被欢呼多久?

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公布了大选的初步计票结果。该国选举委员会有意展示其计票的从容不迫,于是有人怀疑,为了确保总统穆加贝的连任,有人正在选举结果上做手脚。

根据自己的初步计票结果,津巴布韦最大反对党争取民主变革运动认为自己在选举中以优势胜出。但该国执政党-爱国阵线也自认为是此次选举的赢家。

对津巴布韦选举结果进行独立评估是完全不可能的。尽管如此,穆加贝说服选民相信自己再次当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他使津巴布韦经济陷于崩溃。局势混乱,经济衰败,管理不善,和超过10万%的通货膨胀率等均不是理想的选战资本。

早在选战前夕,大赦国际和人权观察等国际人权组织就对津巴布韦任意逮捕居民,媒体进行片面报道和政府出资贿赂选票等进行了谴责,并指出,鉴于这种情况,津巴布韦举行公正自由选举是根本不可能的。

只有与津巴布韦友好的国家比如中国、俄罗斯、伊朗和非洲邻国的国际观察员得以进入津巴布韦。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也加入了这一行列。

但从民主邻国,比如莫桑比克等没有听到任何批评之声。莫桑比克前国家总统诺阿金-希萨诺在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指出,他无权对其它国家领导人的企图产生质疑。津巴布韦领导人竭尽全力促使此次大选为自由、透明和公正的选举。

希萨诺的表现非常典型,与非洲政治家处理邻国践踏人权和不善领导的作法是一致的。但视而不见,保持沉默绝不是真正的内部团结。

凡是愿意实现经济增长和发展的国家都必须有能力提出批评,同时也允许别人对自己进行批评。为此,非洲国家已付出了一些努力,比如受人好评的非洲同行审议机制,其组织成员相互对各国领导曾予以评估。他们常常对共同与欧洲殖民统治做斗争的历史进行反思,这段历史将他们联在了一起。

凡是与非洲人谈论此事,往往会听到这样的答复,那便是,欧洲国家政府也有双重标准,只有涉及其自身利益时,西方国家才会高举民主大旗。

非洲人言之有理。当英国农场主的财产被剥夺时,昔日的殖民帝国英国才在津巴布韦提出了人权问题。当穆加贝于上一世纪80年代初杀害了马塔贝莱兰省数万反对派成员时,西方国家的抗议之声却微乎其微。


对穆加贝是否参与去年12月里斯本欧盟非洲峰会的讨论也不无偏激。因为与此同时,几乎没有一位欧洲国家领导人反对利比亚革命领导人卡扎非参加这次峰会。至少津巴布韦举行了议会和总统大选,这是利比亚反对党所望尘莫及的。


一旦如人们所料,欧洲国家政府将津巴布韦的选举视为不自由和不公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他们应该继续施加压力,为在该国实行民主付出更多的努力。不仅如此,欧洲居民还需坚持自己的标准,人权、民主和言论自由,即便在没有白人农场主的财产被剥夺的情况下。

在非洲其它国家,民主、人权和言论自由的境况也不如人意,无论是利比亚、赞比亚还是埃塞厄比亚,无一例外。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