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为什么要害怕?"

3月18日,德新社北京分社社长兰德韦尔(Andreas Landwehr)获得德语新闻界的"自由奖"(Liberty-Award)。这一奖项旨在表彰为新闻自由作出贡献的德语媒体驻外记者。

default

评委称兰德韦尔为“生活中的英雄”

“自由奖”(Liberty-Award)由Reemtsma烟草公司设立,2007年首次颁发,奖金为15000欧元。兰德韦尔曾在汉堡和华盛顿但任记者,1993年起任德新社北京分社社长。获奖之际他在采访中谈到在华长期工作的感受和中国的媒体自由。

德新社:近一段时间在中国的外国记者更频繁地受到人身袭击,中国当局用这种方法能否达到阻止负面报道的目的?

兰德韦尔:对外国记者的拘捕和施暴恰恰起到了适得其反的作用。因为这使得中国作为警察国家的一面成为报道的焦点,这个警察国家正使用一切手段把任何抗议扼杀在萌芽状态。更糟糕的是,最近几周有数十位人权活动人士被警方拘押或软禁,或者受到威胁和袭击,其中有几位被控以"煽动颠覆国家"的罪名,只因为他们向友人转发了集会呼吁。他们有可能被判处多年监禁。

德新社:您认为中国实现新闻自由的前景如何?

兰德韦尔:从政治上,官方的管控还会收得更紧。互联网会受到更严格的监控,并被暗中操控。中国记者的自由空间变得越来越小。现在他们每周都收到一张单子,列有禁止报道的题目。中国正在自我封闭,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像其他无数的网站一样被封锁。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能形成一种公众舆论,那靠的是互联网的新技术手段,靠的是微博和钻防火墙的空子。我在同一些政府高官的私下谈话中,常常吃惊地发现,他们对互联网上形成的公众舆论非常害怕。中国取得了很多成就,他们为什么要害怕?

德新社:您获得"自由奖"会不会给您带来麻烦?您今后谈到中国,说话的时候是不是要谨慎地再三斟酌?

兰德韦尔:我不会为此伤脑筋。我们不能给自己设禁区。18年来我一直写文章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这是我作为记者的任务,这是我在报道这个充满矛盾的大国崛起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时的工作的一部份。中国的发展也有许多积极的方面。这个奖项的颁发是对所有驻华记者的一种鼓励,鼓励他们在受到压力的情况下,继续为那些只能梦想拥有自由和民主的中国人写作。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因此锒铛入狱。

德新社:自1993年担任德新社驻北京分社的社长以来,什么事让您感触最深?

兰德韦尔:中国的政治环境让我感到压抑。这对我个人有很直接的触动。我在这里经历了一些具有不寻常的勇气的人,他们为自己的理想奋斗并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个人代价。他们所追求的理想对于德国人来说都是理所应当的事,因此很多人已经不懂得去珍惜。

德新社:哪些事情您不愿再次经历?

兰德韦尔:我最不愿看到我在工作中结识、他们的理想也让我赞赏的人突然被关进监狱。比如2008年奥运会结束后,后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被捕入狱。现在我们又看到律师滕彪和其他一些人权人士在经历同样的命运。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都会感到愤怒,我只能把这些事写出来,希望这个世界不要忘记这些人。

德新社:在问一个有关日本地震灾难的问题,中国媒体是如何报道灾害和核事故的?

兰德韦尔:中国媒体的报道很专业,实事求是。尽管中国人和日本人之间有历史造成的不睦,但我们在中国媒体上看到的也都是关于人道苦难和破坏的报道。对核事故也有详细的报道,尽管人大会议就在这个星期一通过了大力扩建核电的规划。不过在官方媒体里,也出现了淡化以前发生的核事故的报道,也许是为了让中国人不要对本国雄心勃勃的核电计划过于担忧。

翻译:叶宣

责编:雨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