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NRS-Import

中国两会不会有革命性变化

今天,中国十一届人大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开幕。新苏黎世报认为,尽管中国没有建立真正的民主机制,但中国的政治和社会仍然发生了一些变化:

default

两会中的人民大会堂

"虽然胡温为首的新领导至今仍然无意动摇共产党的无限领导权,也不想实行多党民主,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要求更多党内民主和更多透明度以及要求政府对人民履行职责的声音增强了。在中国,这绝非想当然的事。地方上,正在进行由人民直接选举的试验,中国的新闻检查部门仍然以无可抗拒的铁腕严格控制国内的公众舆论,但是它们也允许这里或那里发表一些文章,这些文章包含有批评、要求进行更多改革、甚至谨慎号召纠正对中国革命史中一些黑暗面的评价。


此外,中国最近几年也把一些非党员选入政治机构,例如人大和政协的构成就发生了变化,其代表不再是清一色僵化的和退下的党的干部,而是运动员、经理,今年的会议上还第一次出现了三名通常毫无权利的民工代表。"


新苏黎世报最后写道:"由于中国政治进程的本质原因,不能期望今后两周人大和政协会议上所做的报告和通过的决议有革命性的变化,但它们能给人一些有意义的启示,可以使人看出党和政界愿意以何等程度实行超出修饰范围的改革,以应对中国经济急剧变化带来的社会、经济和政治挑战。"


新苏黎世报驻北京记者在该报说,中国做出重大政治和经济决策的方式使西方观察家感到十分"中国化",人大代表可以提建议、组建新政府、通过预算,但这一切"与西方意义上的议会民主没有什么关系",这是因为:


"所谓的中国特色从人大代表产生时就已开始,他们中许多人自身就是党的干部和政府官员,他们虽然由本地区派出,但此前需由政府提名,再经过地方及中央党和人大委员会的审查。人大代表不由人民自由直选产生,而由本来应该接受他们监督的人确定。他们虽然可以在北京提出建议,但选举谁、支持什么提案,这一切至少目前要由政治局和党的重要干部来决定。人大代表只负责在本地区贯彻北京的新指令。


从根本上说来,这种做法是数千年来的儒家传统。按照这一传统,皇帝及其官僚精英管理国家,卑下的庶民只能诚惶诚恐地接受。只不过今天共产党及其干部代替了皇帝和官员阶层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