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医危机与民工子女现状

当今,中国传统医学在其它国家越来越受到欢迎,但在中国国内,大多数人生病时仍然首先找西医,只有西医治疗无效后才转向中医,治疗的疾病也主要是慢性病。法兰克福汇报驻北京记者的一篇文章认为:中医在中国面临危机:

default

中医并非就是扎针、拔火罐

“2006年,一些中国科学家再次打击中医,他们要求把中医清除出国家医疗系统,说中医经不起科学审查、是伪科学、代表了中国文化落后的一面,认为切脉、问诊等不是科学方法。草药也成了话题,由于中国环境极度污染,草药的期望疗效得不到保证。此外,中医还被用来大做生意,一些作为‘草药’出售的药品中发现了化学添加剂。说草药没有副作用也不符合事实,一些配方中的成份完全能起到负面效应。

这一废除中医的极端要求没有得到什么响应,反而起到了倡议者没有想到的作用。2007年,中国政府通过了一项2020年前促进中医发展的计划。计划规定将培养更多的青年中医人才,培训现有中医医生,加强中医科研,改善中药的天然资源,收集中医数据,使药物配方标准化。

不久前,中国新任卫生部长陈竺为中国医疗体系提出了新口号,他说,中医应与时俱进,实现现代化。中医过去长期局限于经验和哲理,只有中医实现了现代化,才能与西医更好结合,中西医理论结合可以为21世纪开创一个完全新颖的医疗体系。”

南德意志报记者在该报介绍了一名父母外出打工的12岁四川女孩没有父母关爱的艰辛生活。“听奶奶的话,要乖!”这是远方父母电话中对子女的嘱咐,也是中国2300万“留守儿童”的生活写照。记者在文章中写道:

China Unterschicht Wanderarbeiter in Schanghai

在北京建设奥运场馆的民工

“政府虽然认识到,对他们宣传的和谐社会来说,这个问题是一颗定时炸弹,但至今还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首先是政府的政策不好,迫使中国民工丢下自己的孩子。中国搞了两个等级的教育制度,民工子女受到歧视。民工在城市打工,没有城市户口,他们的子女必须支付高额学费。

这样,改革时代一种苦涩的矛盾就形成了:许多农民离开土地,主要是为了能送子女上学。与北京的宣传不同,农村学校的学费很高,农民不外出打工仍然交不起学费。而他们的孩子在城市学校不受欢迎,所以父母子女只能分居两地。”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