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共高官称公民社会为西方陷阱

中共中央半月理论刊物《求是》近日登出周本顺题为"社会管理不能落入'公民社会'陷阱"的文章。文章认为,公民社会应当接受党的一元化领导,是政府统一指挥下的一个环节。但这一观点并非得到普遍认可。

Bundeskanzlerin Angela Merkel (M) trifft das Autorenpaar Chen Guidi (r) und Wu Chuntao (l) am Montag (22.05.2006) bei ihrem ersten Besuch in China. An dem gut halbstündigen Gespräch in der deutschen Botschaft in Peking nahm das Autorenpaar teil, deren «Untersuchung zur Lage der Bauern» Machtwillkür und Korruption aufgedeckt hatte. Vom Schicksal der Wanderarbeiter und insbesondere der Frauen unter ihnen berichteten die Sozialaktivistin Han Huimin sowie Wei Wei von der Organisation Xiao Xiao Niao, der bei der Arbeitssuche und Lohnkonflikten hilft. Foto: Jutta Lietsch +++(c) dpa - Report+++

默克尔总理2006年访华时会晤中国公民社会代表

公民社会是不是陷阱

《求是》近日登出周本顺题为"社会管理不能落入'公民社会'陷阱"的文章。因为作者系中共中央宗治委副主任、同时兼任中共政法委秘书长,文章的分量自然得到加重。

周本顺写道,"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社会管理格局,是我们政治优势、制度优势的具体体现,是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根本,要大力加以完善","防止误信、误传甚至落入某些西方国家为我们设计的所谓'公民社会'的陷阱。"

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认为,有关公民社会是不是陷阱的问题,是可以展开讨论的。他说,也许以上观点只是周本顺 的个人意见。而他本人在这一领域,则更喜欢使用公益慈善的词汇。公益慈善组织是公民社会的一个部分。王振耀说,中国民众开始捐款,中国社会里的和谐机制开始出现,这是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中不曾有过的新事。这一发展是积极的,正面的。

在他看来,同西方社会相比较,社会的服务功能在中国还是较为新颖的概念,服务的对象包括老年群体、残疾人以及儿童。以前许多政府管理的服务性部门,现在就渐渐转向社会。在这里,"中国落后于西方好几百年"。

公民社会抗议行为并不是反政府

但周本顺在文中尤其批评人们对国外社会管理的"小政府、大社会"的误区,指出,实际上,很多大国都是"大政府",政府承担着社会管理的主要任务。 的确,政府的职责不能替代,尤其是在大范围内的调配资源进行集中统筹的项目方面。比如救灾。2009年夏天,台湾发生了特级台风灾难,损失惨重。人们这时希望看到一个具有行动力的大政府。当时,台湾的很多民间团体就对马英九政府抗灾不利提出严厉批评。不过,台湾中山大学国际非政府组织研究中心主任林德昌教授认为,民间的抗议行动不代表跟马英九政府的对立:

"台湾很多非政府组织对马政府的批评,并不代表他们要推翻马政府。它代表人民对政府的一个期许。中国大陆习惯把这种议题扩大。对政府的任何抗议或提出看法,我不认为是跟政府对立。"

不是领导和被领导关系,更不是敌对关系

周本顺的文章强调中国政治制度的优势,认为这一优势是"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社会管理格局"。

林德昌表示,发展公民社会需要制定行为规范,这一职责在政府,由政府行使权力,规定契约,以使公民社会得到健康发展。政府同非政府组织的关系中,林教授说,根据很多西方国家以及台湾的发展经验,政府、国家跟非政府组织基本是一种相辅相成、合作伙伴的关系,它们不是领导和被领导、更不是敌对关系。

公民社会敏感的原因

周本顺的文章中也提到行为规范,认为要在政府有效的管理之下培育发展社会组织,事先设好"安全阀","防止一些别有用心的社会组织繁殖起来"。即便不使用"敌对"一词,但这里已表现出高度的警惕与堤防。林德昌教授认为,这里敏感的原因在于:

“非政府组织是民间的,它们追求的是人类发展,那么,它必定要牵涉到一些很敏感的议题,其中包括人权、民主以及环保问题。一些这样的议题在大陆还是禁忌,因此,它们在那里的敏感度也比较高。”

一些学者专家认为,中国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NGO,因为它们同政府有很密切的关系,政府也可以控制NGO。但林教授表示,中国的民间组织是在特殊的历史发展背景下产生的,他们是在追求为社会服务,作很多环保议题,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作者: 李鱼

责编: 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