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共的幸福指数

《时代》周报认为,中共采取严厉措施对付外国记者,只会适得其反;不仅出于对西方公众机制的无知,而且体现出不能承受批评的无能,不符合大国的风范。该报推测这可能与党内权力斗争有关。

default

该报(3月14日)写道:"中国共产党现在成了保健党,在北京召开的人大会议上,人人都在谈论幸福,幸福,幸福。继"和谐社会"之后,党现在想把幸福送给人民。可是如何衡量幸福呢?《人民日报》写道:'让人们的钱包鼓胀起来',给每个人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工作和住房。有一个'幸福指数',应该上升。根据最新的民意调查,只有6%的中国人感到幸福,政府还大有可为。"

评论说,"最近两星期,外国驻华记者的幸福指数急剧下降。" 文章列举了网上呼吁茉莉花抗议后,西方记者遭受的一连串殴打、拘留、威胁、以及采访上的大加限制,认为"荒谬之处在于,迄今根本就没有发生较大的抗议,即使从外国观察家的最恶劣意图着想,也几乎找不到中国会在可见的将来经历茉莉花革命的依据。"

评论认为,"中国政府与国际新闻界的关系从来就不是没有问题的。最迟从奥运会起,政府就在推行一个宣传运动,不失时机地控诉西方媒体、恰恰也包括德国媒体对中国的片面报道。普通中国公民对此同样感到遗憾。但是,这不会有所改变的。中国是一个多面体的复杂国家,可惜迫害人权是其中之一,这是必须予以报道的原因。在德国的中国观察家、记者、作者和外交官们,特别仔细地记录对其祖国的'负面'报道,使其国内同胞对德国的对华报道常常获得一个扭曲的印象。

"在给刘晓波颁发诺贝尔和平奖之前,几乎所有西方记者都得等很久才能获得签证延期,中国政府的信息很明确:写吧,照我们喜欢的那样!现在似乎不再将西方记者看作潜在的麻烦,而是看作煽动者,不然的话,外交部宣称谁在中国惹事就得不到法律的保护,又该如何理解呢?"


恐惧从何而来?

评论认为,"愚蠢的是,政府的做法只会适得其反。缺乏大量参与的茉莉花抗议,对此没什么可以报道的,但是,侵害外国记者就成了大题目。"

评论指出:"其背后隐藏的不仅仅是对西方公众机制的无知,这是一种令人难以理解的不能承受批评的无能,与一个大国根本就不相配。尤其表现出,政府明显地多么惧怕自己的人民脱轨。中国财政部星期六公布了如下数字:政府今年的国内安全预算大约683亿欧元,比去年多出13.8%。……和去年一样,政府用于国内安全的开支超过了国防开支。

"恐惧从何而来?阿拉伯世界的起义是原因之一,那是高层最糟糕的噩梦;此外还有严重的通货膨胀,在1989年货币贬值已经导致民众上街游行;最后,还有共产党要在明年确定新的领导层。也许,在权力交接前夕,党内负责内部安全的派别想崭露头角。无论如何,目前中共内部的幸福指数似乎不是很好。"

编译:林泉

责编:雨涵

(以上内容摘译自其它媒体,不必然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