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东动荡:为什么牵动中国各派的神经?

据报道:中国官方指示国内各大网站,限制报道、讨论发生在埃及、突尼斯的抗议活动。新浪微博等网站已设立搜索限制,避免讨论蔓延。但发生在突尼斯和埃及的事件却持续在中国网上发酵:

default

北非两个经济最稳定的国家爆发大规模社会示威

突尼斯:中产阶级革命?

首先注意到突尼斯国内变化的,是被认为具有自由主义倾向的中国南方一些学者。早在1月16日,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教授庄礼伟就在新浪网上载文分析称: 突尼斯这场群众抗议运动也是突尼斯社会中等阶层日益扩大的结果,因为受过大学教育人群的高失业率是此次运动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一点得到了来自突尼斯的社会观察家阿雅丽女士(AYAARI)的认可。她对本台记者说:大学生失业反映了突尼斯国家教育政策的彻底失败;也反映了希望自己在社会上得到升迁机会的中产阶级候选基层失望时的愤怒。但这位毕业于突尼斯一所大学的女士没有认同庄礼伟的观点,不认为庄礼伟提出的"中产阶级也极为反感政治专断和一人长期执政"是真正有根据的。她强调指出:突尼斯中产阶级在失望之后,更倾向于与反正也没有地位的底层民众结合,借以扩大自己政治活动的空间,这是导致茉莉花革命在很短时间内形成巨大规模的动力。

埃及:吃饱了饭的80后要造反?

突尼斯本-阿里总统仓皇出逃之后,引起阿拉伯世界连锁反应,导致埃及爆发针对总统穆巴拉克的大规模抗议活动。鉴于埃及在整个西方地缘政治的地位,发生在开罗、亚历山大、苏伊士等城市的事件就更加引起中国各派知识分子的关注。代表马克思主义左派的乌有之乡上周日发表署名司马南的文章,提出中国当局必须严重关注中东变化,因为:"切不要忘记中国的社会问题比之埃及一点不少,只要拿起其中任何一条、无论物价、房价、看病、上学、腐败、杨佳、钱云会,导火索引燃临界点都不高。"

对此,来自开罗的记者伊斯迈尔-哈菲茨(ISMAIL-HAFEZ)提出要关注阿拉伯世界80后心态的视角。她对本台记者说:"出生在80后的阿拉伯中产阶级后代,耳濡目染地从他们的父母那里接受的教训是:要么,你放弃任何自己的个性和价值,一切以暴发户和权力精英的马首是瞻;要么,你要坚持自己的个性和价值,那你就必须接受寻找自己结社的途径,来发表自己的意志。对穆巴拉克政权的不满,在这个意义上,是埃及大城市个性主义年轻一代寻求发出自己声音,贯彻自己意志的结社行动。当然这个行动,首先是在例如FACEBOOK这样的网上社区发起和形成的。"

改革以治乱:但要向什么方向改?

尽管北京当局极力限制来自互联网上的讨论,但比照来自阿拉伯世界的声音,从突尼斯与埃及正在发生的变局中得出"必须改革"的结论,这是中国左右派与阿拉伯世界知识分子的共同观点。所不同的是:中国的左右派已不在乎突尼斯和埃及会向什么方向改革,他们对中国现行体制提出几乎截然相反的要求。

来自上海的一位博客作者在网页上转引述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何文萍的话说:"突尼斯事件暴露了在政治体制上存在的问题,高度集权,人民的民主权利和自由长期受到限制。"但几乎是同时,乌有之乡左派人物司马南却警告北京切记1989年的前车之鉴:"切不要忘记20年前,人群浩浩街头散步,当局迟迟决心难下,广场纪念碑上的先烈忍看"自由女妖"肆虐,最后扬汤止沸,养虎贻患,伤筋动骨。"

NO FLASH Ägypten Kairo Proteste

埃及年轻人街头对抗警察

作者:一通

责编: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