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人合写和平新历史(香媒一周2005年4月28日)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04.2005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两岸人合写和平新历史(香媒一周2005年4月28日)

本周,中国人世界最为关心的头条新闻不再是中日关系,而是国民党主席连战率领国民党代表团访问大陆。香港媒体对此做了大幅的报道与评论。

最新一期的香港《亚洲周刊》发表社论,题目是《两岸中国人合写和平新历史》。社论说:“对于国民党率先开创这一波「两岸热」,我们不但支持,也愿赞扬它那种以真诚善意、勇敢迈出这历史性一大步的视野格局。……至于这种新关系的开创,就短程效应而言,它除了有助于降低敌意,让两岸在经贸、安全以及国际空间等问题上加强对话外,更重要的乃是可由此发展出两岸良性互动的模式,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馈赠,从而让统独问题有更好的解决可能性。就长程效应而言,两岸良性互动后,美日在台湾问题见缝插针机会即大幅减少,台海问题被煽惑挑拨出战争的可能性也将结束,两岸中国人合写和平新历史的时代将因此而到来,这或许才是连、江、宋踩出这一步最重大意义之所在。”

社论写道:“「胡连会」或「胡宋会」,乃是一个具有历史高度和道德、感情高度的会面,一定要把这种高度所应有的动人特性显现出来,被世界看到和体会到,才算成功。它和一般的高层会晤完全不同,因为它是站在历史换轨这个关键点上.”

亲北京的香港《文汇报》则透露,在连战访问大陆之后,胡锦涛和宋楚瑜之间的“胡宋会”将讨论台湾前途以及政治定位等实质性内容。该报的报道说:“亲民党幕僚访问团目前正在北京,与大陆有关方面就宋楚瑜大陆行进行磋商。参与磋商的亲民党政策中心主任张显耀表示,宋楚瑜到北京访问绝不是观光旅游,而是就两岸之间最根本、最核心的问题-台湾的政治定位问题与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展开对话与沟通。两岸之间到底应如何定位、台湾的前途问题以及大陆经济稳定发展等问题,都围绕在海峡两岸。张显耀说,这两天与大陆方面的议题,都随时与宋楚瑜本人进行沟通。”

昨天的《明报》发表社论,题目是《连战缔历史利党利民,港府小动作害己害人》社论写道:“连战昨天先到香港,才转飞南京,在赤濸角机场转机的时候,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的台湾事务部长邢魁山、特区政府政制事务局长林瑞麟专程到机场接待;但当台湾驻港代表、中华旅行社总经理鲍正钢到机场迎接连战时,却遭政府有关人员阻挡,无法进入贵宾室欢迎连战。政制事务局发言人事后表示:「中华旅行社是一个非官方机构,我们没有需要邀请他们参与这次接待安排。」这个解释没有丝毫说服力,给人的感觉是过分小器,枉作小人。陈水扁领导的民进党政府对连战成功访问大陆,确实满心不是味儿,……不过,在美国对国民党访问大陆作出正面表态后,陈水扁立即「转涰,在连战出访前和他通了电话,对他为台湾人民辛劳表示慰问。既然民进党立场已经软化,对连战出访改持积极态度,特区政府还有什么需要留难台湾驻港代表?何必在接机这样的小节上做文章,把鲍正钢拒诸贵宾室门外?说中华旅行社是非官方机构,没有需要邀请,那是自遮双眼无视政治现实,纯粹打官腔,怎能令人信服?”

社论又写道:“特区政府拒马英九入境在前,挡鲍正钢接机在后,从思维到手段,尽显僵化和封闭,这样只会令香港在对台示范上,沦为反面教材,可惜复可悲。”

与此同时,上周六,胡锦涛和日本首相小泉在雅加达实现了峰会,中日关系是否会峰回路转,各路舆论都在密切关注。《明报》本周发表社论认为,台湾问题目前已成为中日关系的主轴。社论写道:“台湾问题一向是中国最敏感的课题,北京与所有国家论及双边关系时,都会要求对方重申「台湾是中国一部分」,后来更增加了一条「不支持台湾独立」。……事实上,观乎台湾近十年来的政治变化,从李登辉提出的「两国论」,以至于陈水扁上台后的「一边一国论」,北京如芒刺在背,被迫以更强硬的态度还击,这就是《反分裂国家法》在今年的人大政协两会上以高票通过的背景原因。胡锦涛这次公开要求日本首相「正确处理台湾问题」、「不支持台独」,并要日本方面以实际行动体现承诺,虽然在五点主张之中排第三,但分量一点也不轻,内容也甚为具体。胡锦涛敢于来这一手,是因为中国一向认为,日本部分政客与台独分裂势力关系密切,而正是有日本撑腰,台独分子才如此嚣张。”


小泉道歉的对象是谁?

上周五在雅加达的亚非会议上,日本首相小泉对历史问题进行了公开道歉。对此,香港媒体的解读各不相同。《苹果日报》发表署名“张华”的文章,题为《小泉「道歉」的外交把戏》。文章说:“小泉的「道歉」,充份体现了日本人的外交手段。首先是地点的选择。……对小泉来说,道歉的地点很重要,既不能在日本,更不能在中国。若他在此敏感时刻在中国向中国人谢罪,肯定会遭到国内保守势力围攻,指摘他软弱无能,其首相地位也会因而岌岌可危;相反,若他在日本道歉,政治宣传力度大打折扣,而中国、南韩及国际社会对道歉的内容,也会有更高的要求,这是小泉很难办到的。现在,小泉在印尼作公开道歉,效果就不一样了。印尼是亚洲的人口大国,虽曾被日军侵略,却是日本经援的主要受助国之一,反日情绪并不高涨。因此,小泉在此摆出与亚洲和解的姿态,应受到区内国家欢迎,他需要承受的国内政治压力也会大大降低。”

文章又写道:“第二是时机。小泉道歉的对象是谁呢?他是向亚洲各个受害国道歉,而非仅是中国人。因此,他一定要让国际社会听得清清楚楚:日本曾就二战的侵略罪行,向亚洲受害国公开道歉,当中包括中国。小泉的目的很简单,他要令国际社会误以为,日本已经道歉,日后中国若仍然不断地挑起争端,以历史问题来纠缠日本,令区内局势不稳,责任不在日方。……第三是道歉内容。小泉的道歉,只不过重复十年前村山富市的说法,绝非小泉自己「深刻的反省」,这样既可减轻国内右派对他的压力,又可摆出和解姿态。小泉虽在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但重复十年前早已被日本国会否定的道歉字句,换取其他国家不再就篡改教科书问题作出更激烈的反应,甚或令中国同意共同开发整个东海,则绝对是合算的买卖。 ”


本文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