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两岁幼童拥豪宅 百万民工栖陋室

中国的权贵越来越富有,平民越来越贫穷。一名两岁女童竟然拥有价值四百万元人民币的别墅,这一消息引起舆论大哗。《南德意志报》对中国这一畸形社会做了观察后写道:

default

北京一个建筑工地的民工在午餐

"中国又成了阶级社会,这个有些过时的马克思主义概念不知不觉地重新进入中国知识界批评人士的语汇。虽然这个国家的政治领导人在正式场合仍然坚持说,要逐渐完善'社会主义',但公民们注意到,出生于富有家庭的一些儿女终身无须工作,而其他孩子则几乎没有接受良好教育和走出贫困的可能性。这两者正是阶级社会的标志。

世界银行报道说,今天中国1%的人占有全国41.4%的私有财富。中国官方的统计数字也表明,广大群众与少数富有阶层的收入剪刀差正变得越来越大。不仅越来越多的超级富有企业主属于富有阶层,新上层的更大一部分人是党的干部以及大型国有企业的职员和经管人员,由于许多工业行业重新国有化,他们就象浸泡在金钱之中。

说得明白一点,这是一批由党的干部及其党羽和要害部门企业的职员组成的一个不小的阶层,他们大肆发财致富,而同时中国大多数居民的收入增长很慢或根本没有增长。总体来说,私人经营的领域又在萎缩。经济学家吴敬涟等批评人士公开提出,要反对'裙带关系资本主义',以免左派极端分子利用人民的不满。每个用轿车从别墅接孩子上幼儿园的事例都能成为民粹主义者的新论据。"

对民工村落实行“封闭管理”

两岁幼儿拥有豪宅,而北京数百万农民工却付不起房租,转向远郊简陋住房。《法兰克福汇报》记者在大兴老三余村看到,市政府正在对居住在那里的居民实行"封闭式管理":

"与首都富人居住小区的类似保安措施不同,对这个村子采取的做法并非为了保护居民、防止窃贼和乞丐进入。这是为了控制里面的居民。大兴首创的这一项目中,已有16个村庄造了围墙,入口进行检查,并安装了摄像头。夜间,村庄大门封闭。按照计划,今年年底前,大兴要封闭92个村庄。这些大多是农民工的居住点。

批评人士认为,把农民工居住点围起来是对劳务移民的又一歧视。他们本来就已受到很大亏待,无法进入城市的社会福利和教育体系。但市政府表示,北京无法承受外来人口的压力。

据《中国日报》报道,2009年底北京的1972万人口中,农民工为726万人。他们中许多人支付不起市内的房租,只能居住在北京郊区。当局认为,对居民加强控制可以减少'流动人口'、遏制违章建筑泛滥。许多人认为,这才是把农民工村庄封闭起来的真正原因。"

编译:王羊

责编:叶宣

(本文摘自或节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