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两代"花童"聚会黑森州嬉皮士节

身穿巴迪衫,脚上趿拉着夹指拖鞋,这是上个世纪60,70年代嬉皮士们的打扮。如今,当年的抗议运动已经成了往事。但那场运动的老前辈们每年都在黑森州的"赫尔茨贝格嬉皮士节"上聚会,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来到那里。

default

开着房车到赫尔茨贝格嬉皮士节聚会

和平,欢乐,蛋糕

蓝天,烈日。天气很热,偶尔吹来一阵风,弄乱了聚会者们的头发,他们中大多数都披着长发。一些人光着脚踏在草地上,空气中夹着大麻的味道。

赫尔茨贝格嬉皮士节每年都吸引了许多"花童"参加。这是欧洲同类聚会中规模最大的一个。他们开着数百辆房车,带着帐篷来到这里。赫尔茨贝格嬉皮士节是年轻一代和人老心不老的嬉皮士前辈们聚会的场所。是什么将这两代人联系在一起呢?约尔根胡须有些花白了,嘴里见着叼着一支自卷的香烟,自称是个老嬉皮士。他说:

"我们关心的是爱与和平。也就是这些,没有宏伟的理念。我们希望的就是全世界的和平,欢乐,蛋糕。"

从16岁起,约尔根就在步行街里卖自制的首饰。他辗转到过许多地方,在西班牙住过一段时间。 不过,他并不要求别人也赞同他的世界观或者以前的生活方式。

"人们必须自己去发现。如果他们认为某个人不错,也许他们会说,这个老头儿有点奇怪,但很和善。"

Hippie Herzberg Festival Flash-Galerie

聚会地满是房车和帐篷

没有枯萎,反而重新绽放

许多60,70年代"花的力量和平主义运动"(Flower Power)的支持者们也把自己的理念传给了他们的下一代。80年代,嬉皮士一代安静了些。但现在的年轻人又对此产生了兴趣。老嬉皮士约尔根说:"这样说吧,青年人总是在寻找生活的意义所在,也会去加入某些组织。现在有几千个这样的组织,这是我们当时没有的。我们那个年代,要么当嬉皮士,要么就是当骑摩托车的老客(Rocker)。"

聚会上20多岁的年轻人并不一定把自己称为嬉皮士。在许多年轻人看来,纯粹的嬉皮士已经成了乌托邦, 他们是以另一种方式进入嬉皮士圈子的,比如雷纳:"我必须承认,对我来说只是业余时间玩玩而已。我喜欢听音乐,爱穿鲜艳的衣服。但是说起生活态度,我觉得我们现在不可能再象当时那样生活。"

新一代嬉皮士虽然将以前的"花童"作为榜样,但是他们更愿把自己划入重视替代性或生态的圈子里。和老嬉皮士不同,现在的青年人有不同的世界观。雷纳说:

"我们都有些超脱。很遗憾!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不象以前的人那样有理想,我觉得这很可惜。但遗憾的是,我们就是这样。"

和许多人想的不同,德国的嬉皮士运动并没有枯萎。它只是以别的方式重新绽放。尽管有这样那样的不同,年老的和年轻的花童们总能不断聚到一块,最迟是在下届赫尔茨贝格嬉皮士节上。

作者:Chi Viet Giang/乐然

责编:潇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