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东边的太阳升起 西边的太阳快要下山了

中国古代有10个太阳,直到射落9个,人类才能生存。一个天空看来容不得两个太阳。德国出版社最近推出一盘DVD,核心内容就是:“西方不可遏止的沦落”。并提出一个问题:究竟是东方的崛起导致西方的沦落,还是西方的沦落导致东方的崛起。德国之声中文网记者综述如下。

default

日出日落一样的壮丽不一样的感觉

中国和印度的崛起,已经引起学者专家们的深层思考。他们不再是简单地看东方的崛起,而是同时也看到了西方的整体沦落。最近,德国金融书籍出版社(FinanzBuch Verlag)推出了一盘名为“原料和亚洲大会”(Rohstoff & Asien-Konferenz)的DVD,集中了同名研讨大会上专家们的论文。专家们从人口学、原材料、紧缩型繁荣等多角度分析了世界的大趋势。

人口学角度:西方必然沦落 东方明显占优

Bevölkerung in Indien

印度多得是人

荷兰ANB-AMRO银行的专家施台凡.昆策从人口学角度出发分析了东西方之间的大倾斜。

德国2000年时的人口结构曲线显示了两大人口群,即60至64岁之间的人口(于1935至1940年间出生)和30至44岁之间的人口(1955至1970年间出生)。后者也被称为“婴儿繁荣期人”(Babyboomer)。从1970年左右开始,德国出生率滑到了再生产水平之下,从那以来再也没有得到过“康复”。

这将导致:大约从2015年开始,德国经济将陷入长达15至20年的危机期。随着婴儿繁荣期人进入退休年龄,社会保障体系将陷入资金危机。直到2030至2035年时,情况才能获得缓解。

从劳动力的角度看,情况也类似。今后几年情况还是不错的,劳动力将分两拨增加,到2010年时达到高峰。但在那之后,劳动力潜力将急剧下降。直到2030年才能喘过气来,2040年才达到一个中等水平。

昆策先生把今后的趋势归纳为:人口上的沦落是事实,是无法躲避的;政治家面对这样大规模的趋势将无计可施,找不到解决办法;经济增长的力度将失去;将出现一个负值的财产价值发展,一场持续的财政危机;由于投资行动减少,生产率也将下降;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能力吸引大批高教育水平的人才进来;今天的德国东部就是明天的全德。

这场人口结构导致的持续经济危机将涉及所有西方发达国家,即所谓的经合组织成员国。只有美国和瑞典等个别国家情况好一些。美国之所以能够好一些,是因为流往那里的移民大军生育率较高。但好得也有限。德国之声不久前报导过,美国金融专家西格尔甚至指出,在2、3年内,约8000万之众的“婴儿高峰期人”进入退休年龄,就将给美国带来严重的倒退。而美国需要的移民数量远远超出现实可能性。

但是,昆策认为,至少目前西方发达国家还处在一个所谓的人口学“糖罐”里,也就是说,目前还有足够的劳动力来养活退休的一代。但是,他指出,这个“糖罐”里的东西很快就会被勺子舀完,象过去20年里积极地影响了经济发展的劳动力大军今后将不再出现。

一旦“糖罐”挖空,将会出现什么,现在谁也无法预言,因为这么大规模的人口经济危机是没有先例的。但大多数人口学家眼里的西方未来几乎是一片漆黑。

但是除日本以外的亚洲,情况完全相反。昆策认为,现在看到的中国人口社会曲线跟德国很相似,但却有着30年的时间差。他的理论是,中国的第一次生育高峰出现在1965至1975年间(其实真正的高峰应该在上世纪50年代),第二次在1985至1990年间。于是,中国的“婴儿高峰期人”进入做生意年龄时,适逢中国经济奇迹时代。

而这是跟德国有很大差别的。德国“婴儿高峰期人”进入劳动市场的时候,适逢的是80年代的经济危机,其后果是爆炸性的失业和生育率的剧跌。“适逢”的时代不同,中国的“婴儿高峰期人”将比德国的幸福得多。而且,在这种“幸福”的情况下,第二轮生育高峰出生者将引发第三轮生育高峰。

昆策的结论是:人口学的情况将给亚洲繁荣带来长期存在的最佳条件,而同时给西方工业国带来同样是长期存在的经济危机。

美国崛起和中国崛起两个时代的紧缩型繁荣

New York Stock Exchange wartet auf Zinssenkung

纽约证交所等待美国降息

香港Faber公司的马克.法伯尔(Marc Faber)的论文在研讨会上引起了轰动。

法伯尔认为,随着苏联东欧阵营的解体和中国、印度的经济开放,两大经济方略从地球上消失了:其一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其二是印度的进口补贴经济。近30亿人(13亿中国人,10亿印度人,0.5亿俄罗斯人和东欧人)在过去15年里全新阵容地进入了全球经济,展开他们自己的经济行为,把全球市场搅得天翻地覆。

中国之进入世界经济把工业产品价格打到了地窖里去,而印度毁了服务的价格,与此同时,原材料价格猛涨。这个趋势将在今后几十年里继续下去。

西方被夹在一个价格老虎钳里。一方面,中国和印度的商品大大降低西方工业国的利润率,另一方面,上涨的原材料价格把剩余利润再刮一遍。工业界不得不把老虎钳压力转嫁给员工们,降低他们的实际工资收入。本来,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强制推行的供货者竞争,应该能够稳定全球的贸易利润率,保障西方康采恩们的生存。然而,亚洲的繁荣把经济紧缩输入了西方工业国,从内部削弱了这些国家。

法伯尔发现,现在世界的经济大局跟当年美国崛起时颇有相似之处。美国在内战结束后崛起,使世界农产品价格一落千丈,把欧洲农业逼入一个长期持续的危机之中。技术革命的产物-蒸汽轮、火车、运河等使美国可以轻松地把生产成本低得多的农产品运到欧洲和美国国内市场。

农产品市场上的价格革命导致全球性的、长时间的经济紧缩,对美国来说是经济繁荣,对欧洲来说是持续危机。美国工业产品得益于廉价美国农产品,美国的工资得以大大低于欧洲。然而,在19世纪下半叶美国人名义工资下降的同时,实际工资在增加,美国人购买力攀升,美国国内市场在价格全面下降的基础上全面繁荣。

欧洲传统工业国拿美国的价格优势没有办法。英国因此而失去了世界市场上的领导地位。而美国经历了一场慧星般耀眼高速的经济和政治升华。西方世界这个紧缩经济一直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直到战后的新经济秩序才结果了它。20世纪上半叶,严重的经济紧缩和企业与国家的债台高筑成了欧洲经济的主要特点。

法伯尔指出,同样的过程正在今天发生,只不过在更高的水平上和角色的重新分配中。取代了当时美国的角色的是今天的中国和印度;当时欧洲的角色由今天的整个西方工业阵营集体扮演;今天仍居霸主地位的美国不可阻挡地走上了当年英国没落的道路。

从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的流向非常明朗:美国在变穷,财富在亚洲堆积;中国的储蓄率高居世界之首,美国的储蓄率是负数;亚洲成了全球投资的中心,美国当上了消费和负债世界冠军。

中国数以百万千万计的农村人口涌向城市,他们需要居住面积,中国的房地产业空前繁荣;随着购买力的增长,对工业品和食品的需求激增。手机用户从1999年的1500万增加到了2004年的2.5亿;摩托车车主从1200万增至9000万;与此同时,价格在下跌,汽车价格从3万美元跌至3千。法伯尔指出:中国的繁荣早已不再是单纯的出口型繁荣,而是受到增长的国内市场的强劲稳定支持。

法伯尔认为:中国的繁荣是紧缩型的繁荣。看不到真正的通货膨胀趋势,工资保持稳定,在有些领域工资甚至在下降。原因是:劳动力的市场供应大于市场需求。

美国经济在吃着自己的肉 中国经济在吃着美国的肉

Müllgeier

无题

远远看去,美国经济在强劲地增长着。然而这种增长发生在一种极坏的基础上:美国从上到下全国全民负债生存。2000年以来,美国的实际利率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后是负数,它把美国的房地产债务和房地产泡沫价格推向高峰,滋养了消费。由于利息下降,房价上涨,房主可以把所拥有房产的抵押债务加高,把钱从房地产里抽出来,用于消费。

美国消费与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上升到了超纪录的高度,全国都在债务中生存。1987年时,美国是最后一次拥有积极的国际财产状况,从那以后一路往下走。今天,外国人在美国拥有约9万亿美元的财产,而美国人在国外只拥有6万亿美元的财产,裂口达3万亿,相当于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30%。财产比每年恶化约6%。

美国整个生活在泡沫上,消耗着它的本体。以债务为参照值的增长效率在下降。50年代时,1美元债务还相当于1美元的国民生产总值,而今天每增加1美元债务,国民生产总值只相对增长0.20美元。法伯尔认为,美国经济正在向南美,向阿根廷的财政模式发展。

美国的生存已经完全依赖于国际负债和欧亚产品的进口。中国毫不怜香惜玉地利用了美国的负债政策,中国保持自己的低汇率,从而迫使其它亚洲货币保持低汇率,因为否则其它亚洲国家将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处于更不利的地位。然而,法伯尔认为,不能指责中国的行为不公平。中国的外贸总体上是平衡的,对美国的贸易出超与其跟亚洲邻国和石油输出国贸易中的赤字基本相抵。

法伯尔认为,中国货币升值对世界大局不会有大的影响。即使中国货币升值百分之百,中国的竞争优势仍然改变不了,因为中国的实际生产优势实在是太大了。

中国是美国消费的主要出资方。为什么中国人要“扶持”美国,中国从中能赢得什么?答复是:能赢得一切。中国能赢得技术、科研设备,生产地和人均收入的提高。“资助”美国消费是中国崛起的小小代价。即使中国拥有的美元储备完全失去价值,对中国来说也是能够克服的困难。因为中国拥有大量的物质价值:设备。

在法伯尔眼里,美国跟中国之间的差距今天已经很小了。从统计数据上看,美国现在的国民生产总值为11万亿美元,而中国只有1.2万亿,但刨除汇率扭曲和实际购买力扭曲两大因素后,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今天已经相当于美国的60%。在有些领域,中国已经超过美国。中国的水泥生产相当于美国的5倍,2.6亿吨的钢产量相当于美国和日本产量的总和。目前,亚洲地区的工业产值已经比美国高50%。

原料紧缺是东西方间的巨大政治祸源

China Erdöl Bohrplattform im Lunnan Ölfeld

在中国油田

随着生产的上升,原料的消耗也在增加。中国的石油消耗每年增加10-15%,自己的产量早已不够。美国在其工业化过程中,油耗从1900年的人均1桶增长到了1970年的人均28桶。日本从1950年的人均1桶增长到1970年的人均17桶,韩国从1965年的人均1桶增长到1990年的人均17桶。中国现在的人均油耗为1.7桶左右,印度更是只有0.7桶。如果说,石油消耗是工业化的参照之一,前景可以说非常可怕。现在整个亚洲的石油消耗只有每天约2000万桶。用不了很久,亚洲的油耗就会占到世界的一半,即4000万桶。

现在全世界的石油生产停留在每天8000万桶的水平上,似乎已经达到了世界石油生产的极限。14个日产量超过50万桶的油田占了世界石油生产的一半。其中最大的那个,沙特阿拉伯的加瓦尔油田已经露出衰竭之象,日产量已从500万吨下降到了470万。同时,产油国自己的耗油也在增加中,印尼于2004年首次成为纯石油输入国,实际上已不再属于石油输出国之列。

其它原料面临同样的问题。除了粮食,中国还大规模出口铜、钢和各种稀有金属。中国本身的市场需求和产量很大程度上还是政府可以操纵的。中国几乎可以任意地操纵世界市场上这些原料的价格。法伯尔指出,从来没有一个国家拥有中国对世界市场这么大的影响力。可以预计,世界原材料价格还将上涨。

原料历来是影响世界政治的重大因素。按法伯尔的观点,日本当时之所以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因为美国制止了印尼对日本的石油输出。随着世界能源、原料的紧张化,战争的危险也将变大。

是西方没落导致东方崛起还是东方崛起导致西方没落

Malediven: Sonnenaufgang über dem Indischen Ozean (Religionsdossier)

混沌世界

这个研讨会提出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是因,什么是果?是亚洲的繁荣导致了西方的沦落,还是西方的沦落导致了亚洲的繁荣?或者是两个趋势互为因果相互促进?

美国和欧洲在与会者眼里简直就是行将就木的了。当然,他们不仅要当“预言家”,也想当一番“大夫”。他们指出,如果美国不改变其冒险的财政和经济政策,只能促进自己的沦落,加速把大好霸权拱手送给中国人。欧洲也一样,在人口模式和亚洲繁荣的双重夹击下,不改革便无法生存。

太阳在东方落下在西方升起的过程一度持续了三、四百年。现在轮到东盛西衰了。等到下一轮东方落下西方升起恐怕还得等三、四百年。谁知道呢,也许那时候太阳从南边升起也说不定。

当然,与会专家们有点夸大其辞了。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天上将并存两个太阳。(平心)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

  • 日期 24.08.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5ct
  • 日期 24.08.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5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