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东欧国家处理前共产党政权情报资料态度各异

19年前,前东德民众冲进了位于东柏林的国家安全中心。后来,这里成立了一个新的机构,名为"前民主德国国安部门材料联邦管理局"。该机构保存的档案面向所涉及到的公众开放。多年来,许多前东德国安部门工作人员被揭发,而许多受害者也获知了其档案材料的内容以及谁是告密者。很多东欧国家也有过类似的情报部门,但后来对相关档案的处理方式却差别迥异。直到今天,许多国家在处理这些档案时仍面临很大的困难。

default

德国已开放前东德档案材料

直到2008年12月,柏林和布加勒斯特才建成了由相关机构组成的国际网络,处理前共产党政权下情报部门遗留下的材料。并非欧盟所有国家都做好准备参加这一网络,例如波罗的海国家。各国的进展有很大差别。德国联邦政府处理前东德国安档案的负责人汉斯·阿藤多夫举例说:"波兰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才成立了一个类似的处理相关档案的机构。有些国家成立相关机构的时间较早。还有些国家是最近几年才起步。各国情况很不一样。"

在捷克,从去年起开始才全面允许公众参阅相关档案。而在斯洛文尼亚,司法部仍阻碍由历史学家组成的机构研究那段黑暗时期的材料。这是因为,斯洛文尼亚司法部所属的政党其前身是共产党的青年组织,所以不愿意公开档案。而这种情况并不仅限于斯洛文尼亚。汉斯·阿藤多夫表示:"这种倾向性时有体现,而且我估计,在许多政治辩论的背后,这往往才是其真正的原因。"

近20年来,部分前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一直艰难地面对过去那段历史。例如在保加利亚,直到今天才公开了以前的档案,许多过去和现在活跃着的政治家当时的身份被曝光。汉斯·阿藤多夫认为,德国的情况相对简单,因为前东德在统一后不复存在,而保加利亚或斯洛文尼亚等国却不然。因此,全面公开相关材料就困难得多。正因如此,不能简单地把德国作为典范,供其它国家效仿。

汉斯·阿藤多夫表示,欧盟档案管理网络的作用不仅仅是揭露有罪行者的身份,还要澄清传言。"有时有人希望澄清自己受到的不公正的指责。这种情况并不罕见。以过去的材料为依据,人们也可以证明自己所受到的指责是没有道理的。"

在欧盟层面上进行合作是必要的,这是因为20年前各国的情报部门也共同合作。前东德的国安部门在其国民可能度假的各国安插网点,例如在保加利亚的黑海岸边。"各兄弟国家的情报人员相互合作,而苏联的克格勃则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

前苏联情报部门以及其继任者的档案至今仍绝大部分处于封闭状态。这令汉斯·阿藤多夫深感遗憾。前南斯拉夫联盟国家的情况也非常复杂。经过多年的内战后,有关前情报部门遗留材料的处理工作才刚刚起步。

作者; Bernd Riegert / 苗子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