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东德历史必须能让人了解”

前德意志民主主义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遗留档案是对这一非法政治制度进行清理的重要内容。但是,“柏林墙倒塌”25周年之际,民众调阅该档案的要求明显减少。

Gauck-Behörde/ ehem. Ministerium Stasi

前东德国安部大楼

(德国之声中文网)前东德人民和平革命25周年之际,联邦各州前东德国安部档案(Stasi-Unterlagen)事务专员将于本周末在萨克森州(位于德国东部)首府德累斯顿召开大会,对

档案清理工作

迄今的进展情况作一总结,并确定对前东德这一非法政治制度的历史清理工作的未来走向。会议东道主、萨克森州前东德国家安全部档案事务专员拉特诺夫(Lutz Rathenow)在接受德新社的专访时,还就目前有关是否应关闭清理前东德国安部档案机构在各地分支机构的讨论表达了看法。

Erstürmung Stasi-Zentrale 1990

1990年,东德人民冲击国安部

问:您称此次大会是和平革命25周年纪念年份的第一个高潮。再过25年,在50周年纪念年,是否还会有联邦和州一级的负责清理前东德国安部档案事务专员机构?

答:这两级机构当然不会永远存在。前东德国家安全部遗留档案早晚也会成为普通文字材料,但不会发生在2035年之前。到那时,曾以某种方式可能成为(前东德)国安部的正式或非正式工作人员的最后一批人都已谢世,因此,现在这样的审查形式也不会再继续存在。但是,如果哪一位要人的履历上有严重牵涉嫌疑,他依然得以某种方式加以澄清。在这种情况下,不让偶然因素—例如,某人正好在档案中发现了什么东西—作为行事标准,那才好。前东德国安部档案问题依然属于当代史,依然还在冒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着火”。就此而言,拥有一个能提供高质量咨询和线索的机构,是好事情。

据报道,联邦政府前东德国家安全部档案事务专员雅恩(Roland Jahn)已在为他的机构于2020年关闭做准备;有关方面也已在考虑每州只留一个外派机构,理由是,公民调阅档案的需求减少。人们失去清理东德历史的兴趣了?

Gauck-Behörde

清理前东德国安部遗留档案成为两德统一以来的重要工作之一

需求虽减少,但仍保持在高位,萨克森州尤其如此,很多人对了解国安部档案仍有浓厚兴趣。一些人不提出调阅申请是因为他们知道轮到自己的时间会很长;有人是因为依旧害怕了解到

真相

;还有一部分人是因为想等到

初步被毁

的档案复原。

真的是每州都需要一个前东德国安部档案机构?

只要依然有来自巴伐利亚或北威州的大量(要求提供质讯的)电话或参观者,西部各州也就需要有自己的专员。我们提供相关帮助。每一个东部州的专员都可以承担某一个西部州,向那里的学校或其它机构介绍东部地区的情况。当年,在德西地区,前东德国安部有意散布了大量旨在损害东德或西德人士声誉的谣言。今天,能帮助德西地区预防发生专制主义,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应如何看待俄罗斯的普京主义?如何帮助中国不搞专制式的监控?可以从发生在莱比锡、普劳恩和德累斯顿的八九和平革命中学到什么?

Deutschland Sachsen Schriftsteller Lutz Rathenow

作家、前东德维权人士拉特诺夫

不管怎么讲,柏林墙倒塌25年后,直接受影响的人数毕竟越来越少。前东德国安部受害人是否会形成一个特殊群体?

有时,我们还须确保清理工作不受清理人员的某种“兴趣内向症”的影响。从原则上讲,“重现东德”发生在两个层次上:一是针对那些亲历过东德的人士;一是针对没有东德体验的人,而这样的人,数量越来越多。对这一类人,必须从真实的、精确的点出发,重新链接历史,使人能够理解,而不只是采用青少年们不喜欢的那种“知情者—影射”方式。

采访对象简介:

2011年起,作家、前东德维权人士卢茨·拉特诺夫任萨克森州清理前东德国安部档案事务专员。这位出生于1952年的耶拿人曾因政治原因被取消德国语言文学学生资格。1980年,他未经许可在西边出版了第一部散文集,并因此遭拘押。他拒绝申请出境。获释后,他依然留在东德从事文学和政治活动。

来源:德新社 编译:凝炼

责编:洪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