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东京数千人举行反核游行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25周年纪念日(4月26日)即将到来之际,数千人周日在东京举行游行,呼吁退出核能。上周五,一名日本执政党政治家表示,日本不能放弃核电,但必须重新审视新建核电站的计划和时间表。

Protesters hold placards during a rally to oppose nuclear power generation held in front of the Tokyo Electric Power Co. (TEPCO) headquarters in Tokyo Sunday, April 3, 2011. Radiation has been spewing from TEPCO's tsunami-damaged Fukushima Dai-ichi nuclear power plant, leaking into the air, ground and sea. (AP Photo/Itsuo Inouye)

许多人一生中第一次参加示威

"我们不需要核电,我们不需要钚,没有它们,我们的生活依然美好。"与欧洲,尤其是德国的示威活动相比,日本反核示威者从扩音器中喊出的口号可谓温和。不过,罕见的是,能有这么多人响应反核号召,带着标语走上东京街头。一面旗子上用德语写着:"核电?不要,谢谢!"另一名示威者举着硬纸壳做的牌子,上面用日文写着:"我们想要吃鱼!"

六周来,日本一直在同福岛核灾难作斗争。面对难以估量的后果,人们怨气在增加。3000名示威者中许多人是首次走上街头,比如这位名叫涩谷洋子(Yoko Shibuya)的母亲:

"我的德国朋友告诉我,德国的反核运动声势浩大。作为母亲,我必须来参加游行。不然什么都不会改变。"

涩谷洋子牵着儿子的手走在游行队伍中。她说,日本的媒体对核能的危害报道得太少。如果必要,她会移民到德国去。另一名数十年来一直反对核能的示威者认为,是工会,而不是媒体在阻挠抗议运动。"工会压制德国那样的抗议文化。他们非常支持大型能源公司,因为这些公司是重要的雇主。"

德国学者安吉拉·利普斯基(Angela Lipsky)生活在东京。她很了解德国的反核运动。在德国时,她常常参加示威活动。但到了日本后,她还是第一次走上街头参加抗议活动:

"日本的情况有所不同。在这里,街上的警察和示威者数量差不多。很显然,日本人很不习惯去示威。大家都不这样做。"

西方没有汲取教训

游行队伍从东京电力公司总部前走过,那里站满了警察。来自俄罗斯的反核人士帕维尔·弗多夫琴科(Pavel Vdovichenko)是游行队伍的领队。他是"切尔诺贝利儿童"组织的创办人。切尔诺贝利核灾难25年之际,弗多夫琴科本来只是想到日本去演讲,没想到福岛也发生核事故。作为专家,他呼吁对受害者进行定期检查。他说,遗憾的是,西方没有从切尔诺贝利核灾难中汲取教训:"切尔诺贝利之后,大家都说这是因为技术陈旧导致的灾难,这是一个典型的俄罗斯的灾难。德国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日本也不可能。那里一切都好得很。"

如今,日本人必须重新审视自己的核政策。尽管迄今为止,福岛核事故中的核泄漏只相当于切尔诺贝利事故中的一小部分,但是对核废墟的安全清理却需要很多年,需要几十上百亿的资金。只要受损的核燃料棒没有降温,余震继续影响清理工作,那么,灾难究竟带来多少金钱损失和健康损害也就只能是估算而已。

作者:Nils Kinkel 编译:乐然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