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东乌克兰“无法无天”

害怕情绪在亲俄分离势力控制的东乌克兰地区蔓延:恣意妄为和虐待现象比比皆是。维权人士发出警报。

(德国之声中文网)9月初,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报告说,亲俄分离主义分子以违反公共秩序为由,在其控制的东乌克兰地区强迫人们从事苦役。自命为所谓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掌权者们在互联网上宣布,他们对维护“公共秩序”负责。

Prorussische Separatisten führen gefangene ukrainische Soldaten in Donezk vor

被俘乌克兰军人在顿涅茨克被游街示众(2014.8.24)

伊洛瓦斯克(Ilowajsk)的居民们亲见了亲俄势力施予的惩罚。今年8月底,为争夺顿巴斯,发生了激烈交战。“顿涅斯克人民共和国”的支持者们曾打死一名23岁青年,理由是,他参与抢劫。有关任意枪决的报道越来越多,相关死刑判决均由战时法庭作出。

重判

根据“人权观察”的报告以及与当地居民的交谈中获得的信息,即使是最轻微的过失也会被处以重罚。强迫苦役便是其中之一。谁只要违犯宵禁令,或未随身带身份证,分离主义民兵组织就会对之施以相应惩罚,而无需任何司法程序。

“人权观察”确认,从事强制劳动的人遭到殴打和野蛮侮辱。该组织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在东乌克兰地区发生多宗事件,“人们被强迫参与封锁公路,冒着受伤以致死亡的危险在交战区提供服务”。该组织负责欧洲和中亚地区的报告员威廉森(Hugh Williamson)要求取消这样的“惩罚队”,原因是,它们“严重侵犯人权”。

一名叫做纳塔丽娅(Natalia)的妇女告诉说,他的一名兄弟在顿涅茨克附近被捕,原因可能是他醉酒,并且没有带身份证,他后来被强迫在街上搜集垃圾,要是反抗,就会遭到殴打,数天后,他的兄弟才被放回家。纳塔丽娅说,她不愿意透露更多细节。

一名叫做谢尔盖(Sergej)的男子报告说,有一天他看到一名男子

Ostukraine Krise Alexander Borodai Archiv 21.06.2014

自命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总理博罗代(Alexander Borodai)

在分离主义民兵总部前扫街,由于该男子脸上和身上满是挨打的痕迹,他没能马上认出这原来是一名熟人。他说,在以后的2到3周里,他看到这名男子被迫干各种活,其中包括掘坑和从车上卸货。他告诉说,后来,这名男子被迫加入了分离主义阵营。

豪华狱卒

亚历山大(Alexander)59岁。在顿涅茨克,他不能陈述自己的经历。只是到了安全的地方,他才讲述了他的故事。那是8月11日,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把他强塞入一辆车,送到分离主义势力占领的内政部。在那里,分离主义分子给他看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名男子,据称,该男子参与了乌克兰政府军打击分离主义武装的“反恐行动”。照片上的人跟他很像。就这样,他被扣押了4天。他说,很幸运,他没有挨打。他告诉说,这些人是匪帮,他一再请求他们给他的亲戚打电话,通知他们他还活着。直到第4天,来了一名“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国安部”的代表,才把他放了。他们无法证明对他的指控。亚历山大猜测,他是因为自己的亲乌克兰立场而被捕的。他指出,所有邻居都看到,他以前在自己的车上有一面蓝黄双色乌克兰国旗。

公民毫无安全感

Ostukraine Separatisten 21.07.2014 Donezk

东乌克兰一名分离主义武装分子

人权组织“顿涅茨克记忆”负责人布卡罗夫(Alexander Bukalow)指出,在分离主义势力控制地区,既无法律保障,也没有集会和言论自由,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人离开了。

这名维权人士表示,在分离主义控制地区,不存在可以使当事人重获自由或得到赔偿的法律机制。他指出,“这不是说,每一个分离主义势力的支持者都是刑事犯罪分子,或者说,相关地区只是一片混乱。但是,在恣意妄为现象普遍存在的时候,公民们只会有毫无保障的感觉。”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