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世纪工程危害千秋万代

1993年以来,中国政府为建造三峡工程拆除了13座城市和数百个村庄,移民一百四十万人,耗资1800亿元人民币。但就在这一官方称之为“世纪伟大工程”的最后几台涡轮发电机组即将投入运转前,三峡传来了当地生态遭到严重破坏的消息。每日镜报写道:

default

“世纪伟大工程”

“现在,为这一庞大工程付出的真实社会和生态代价正在显示出来。中国政府虽然为移民建造了新房子和新城市,但原来形成的社会结构被打破了。因土地沉入库底,农民没有足够的耕地,其他人也因搬迁失去了生存基础。同时,环境问题层出不穷。一名官员说,库区两岸有91处共36公里已发生塌方。由于城市、工业区、甚至坟地都被淹没,这一地段的长江就象一条巨大的臭水沟。政府只能把沿岸居民再次连根拔起、移往其它地区,据说2020年之前将有四百万人迁往重庆周边地区。

八十年代以来,科学家和环保人士一直对工程将带来的巨大社会和生态后果提出警告,但当时的共产党领导人无视这些警告,尤其前总理、莫斯科培养的水利工程师李鹏把三峡大坝视为个人的形象工程。在正在举行的党代会上,现任党和国家首脑胡锦涛宣布,今后中国的发展要具有更大的可持续性、更注重生态。但对于长江沿岸因大坝而失去家园的五百多万人来说,这样的认识来得太晚了。”

法兰克福汇报认为,中国官方宣布再次移民四百万人等于承认这一面子工程有巨大失误,这是对中国政府的巨大挑战:

“国家向当地居民提供了巨额补偿,仅2004年和2005年为移民计划支出的金额就折合九亿六千万欧元。但因地方干部腐败渎职,补偿一开始就没有到位。官方消息说,有三千万欧元被贪污,真正的数额可能要高得多。没有数字表明,有多少金钱消失在干部的腰包中。

当地居民十分不满,怒火冲天,所有地方向移民所支付的补偿数额都与规定数额有差距,三峡库区所在的重庆市和邻省湖北的地方干部试图隐瞒这些群众的抗议,有时甚至采用镇压手段对付抗争的农民和其它移民。

如果在已移民一百四十万的基础上又有四百万人不得不离开自己住地的话,将再次引发当地居民的动乱。民权人士在互联网上警告说,由于一期移民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不能期望大规模的二期移民能够顺利进行。”

DW.COM